• Home
  • News & Intelligence (Chinese)
  • Read this in
  • ru
  • pt-br
  • es
  • en

OEM / Tier 1

  • OEM 改组

    通用印度转型出口生产,同时退出南非市场

    通用汽车日前宣布要进一步重组全球业务,包括印度生产转型仅出口模式,以及退出南非市场。 销量低迷、利润降低,供应链缺乏规模等,都是通用做出以上决定的因素,也是通用最近不断退出低盈利地区的原因。 通用汽车预计会拿出5亿美元来执行这个决定,其中2亿美元是现金。重组之后,公司会实现每年节约1亿美元。 在印度,新款Chevrolet汽车的销售会在今年停止,而Talegaon工厂会继续生产,向墨西哥、中美和南非出口。 新款Chevrolet Spark斜背式汽车的生产(在当地以Beat品牌销售)已经启动(用于出口),而今年晚些时候会开始生产Spark轿车。 去年9月,公司公布Spark汽车出口量创月记录,出口量为7,661辆。在2015-2016财政年度,出口总量为70,072辆,成为印度乘用车出口量第六大的品牌。 但是,通用汽车却要收回原定印度雄伟计划,计划原来要进行大规模投资建设新工厂,生产小型汽车。 通用汽车国际业务部长Stefan Jacoby说,“在印度,我们去年的出口量增长了两倍,因此出口将一直成为我们将来的重点。我们认为,需要大量投资来实现的大范围灵活产品结构,并不能带来在国内市场的主导地位和长期的盈利。” 2015年10月宣布第一批汽车从印度向墨西哥出口,3,000辆左侧驾驶汽车从孟买Trust of Maharshatra港口出发。 印度Halol装配厂在4月末关闭。通用公司说,会继续就销售和资产进行协商。 退出南非 通用汽车在南非经营了90年之后,经停止制造、销售Chevrolet汽车。公司计划出售Port Elizabeth的Struandale轻型商用车汽车厂,以及汽车改装分销中心,并把零部件分销中心转手给Isuzu公司。 Isuzu汽车的装配早在44年前就开始。在过去的4年里,Isuzu已经稳居南非中型、重型商用卡车段市场的首位。 Isuzu将购买Isuzu Truck South Africa合资公司30%的股份,并通过全国销售网络进行销售。 通用汽车还拥有南非的Opel品牌,并生成要与PSA Group合作评估那里的未来前景,因为该法国公司正在考虑购买这个品牌。 南非工会组织Numsa称,通用公司改组之后,将会有600名工人(共有1,500名)会失业。 Jacoby说,“在对南非工厂进行彻底的评估之后,我们认为最好是Isuzu来把我们的轻型商用车制造厂融入到南非业务中。我们认为,向南非持续不断的投资并不会通用带来和其他全球投资相当的回报。” 通用汽车有消息透露给Automotive Logistics, 称南非生产已经连续几年缺乏具有竞争力的规模和产量,在地方供应链中采购规模的增长也非常有限。南非贸易工业部发表一份声明,里面称自2013年以来,通用汽车一直没有达到50,000辆的最低生产水平,因而并没有获得南非“汽车生产与发展规划(APDP)”激励政策。 今年年初,Isuzu收购通用东非公司57.7%的股份,并称要投资扩大地区商用的生产与销售。 通用汽车宣布,作为全球重组战略的一部分,公司将要“简化”新加坡地区总部。 这些行动是按照通用汽车决策执行的,即退出低盈利市场,专注高盈利市场和新兴市场地区、产品和技术。今年春天,公司宣布要将欧洲业务出售给PSA Group。不久前,公司还把肯尼亚的工厂出售给Isuzu公司。 早在2015年9月,通用汽车宣布要停止在圣彼得堡工厂的中等长度汽车的生产,并且停止在俄罗斯的大部分销售。今年10月,公司在澳大利亚Holden工厂也要关闭。 在最新决定公布之前,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Mary Barra说:“我们要在全球范围内选择对的市场来提高利润,增强我们的经营绩效,把资金投到具有长期发展机遇的地方。 “我们将通过提高我们的竞争力和成本结构,继续优化市场运作。”


  • 管理层人事变动

    福特任命Hackett担任首席执行官,完成了3个高管任命

    福特汽车已经任命Jim Hackett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的前任Mark Fields在为公司服务28年之后退休。 公司已经完成3个高管任命:Joe Hinrichs担任高级副总裁,兼全球业务总裁。 Jim Farley已经被任命为高级副总裁兼全球市场部总裁;Marcy Klevorn已经上任高级副总裁兼移动部总裁。 Jim Hackett之前担任Ford Smart Moblity执行副总裁兼总裁,这是福特旗下分公司,用于开发新型移动服务。2013年,他成为董事会成员。之前,他在家具制造商Steelcase公司担任30年的领导职务,期间担任首席执行官有20年。 执行总裁Bill Ford说,“我们就要从实力地位向改造福特未来进军。Jim Hackett就是首席执行官的最佳人选,能够领导福特渡过汽车业转型期,为移动制造更宽广的空间。 “他是一个真正的梦想家,具有独特的以人为本的领导手段,引领我们的文化、产品和服务,释放员工和业务的真正实力。” 公司称,Hackett会协助福特关注3个任务:加强操作执行,利用新工具和技术实现代化,从而促进创新,保证福特拥有“正确的文化、人才、战略进程和敏捷度,适应社会需求和消费者行为变化。” Joe Hinrichs将负责监督福特全球产品开发、制造和劳务、质量、采购、可持续性发展、环境和安全工程。Hinrichs自2012年12月以来,一直担任美国公司执行副总裁兼总裁。 最为执行副总裁兼全球市场部总裁,Jim Farley将负责监督福特在美洲、欧洲、中东、非洲和亚太地区业务。他还将负责监督Lincoln Motor Company公司即全球市场销售和服务。Farley自2015年1月以来,担任福特欧洲、中东、非洲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兼总裁。 Marcy Klevorn将接手Hackett在Ford Smart Mobility的职务。Klevorn自2017年1月以来,担任信息技术集团副总裁兼首席信息官。 以上3人的任命从6月1日起生效。 Bill Ford说,“我们很幸运能让这三个实力派领导,Jim Farley, …


  • 汽车分销

    巴西伊塔波阿港口尝试进口宝马汽车

    巴西伊塔波阿港口已经开始尝试进口来自美国的宝马汽车,并且计划转入常规进口。 宝马在Araquari的工厂生产3系列和X1车型,这两款汽车在巴西的需求都很高。工厂还制造X3汽车,而且在原来的装配线上还增加了X4的生产。但是巴西对美国进口的宝马汽车的需求量一直很低。 最近从伊塔波阿港口尝试进口的汽车车型很多。宝马公司并没有证实会有哪些车型被纳入试运行计划里,但是会有很多M系列和7系列汽车。美国Spartanburg工厂制造所有X系列SUV车型。这些汽车通过公路从港口运往宝马分销中心(在Santa Catarina州的Araquari工厂附近),然后继续运给经销商。 宝马公司将伊塔波阿港口是做São Franscisco do Sul港口的备选。São Franscisco do Sul港口是Santa Caterina三大港口之一,沿着Baia da Babitonga inlet一路抵达南方。 到目前为止,伊塔波阿港口只装卸进出口集装箱零部件。装卸滚装运输的整车意味着操作重点已经发生改变。 宝马已经报告2016年的数据,虽然巴西经济不景气,但宝马的数据还算乐观,成为去年巴西高端车的主导。据Fenabrave(巴西国家联邦汽车经销商协会)公布的数据,公司去年共售出11,860辆汽车,而且还有1,436辆Mini汽车已经在巴西登记。 除了巴西国内的而生产和进口,去年宝马开始从巴西Paranagua港口向Nafta国家出口BMW X1汽车。 Santa Catarina厂区生产BMW X1 xDrive 28i汽车的三个版本,并向美国出口。这些车全部配有4缸2.8升汽车发动机。公司预计一年能向北美出口约10,000辆汽车。 去年,巴西汽车制造商计划利用出口来弥补国内市场的损失,因为Brazilian Authorised Safe Operator …


  • 贸易协议

    美国正式启动NAFTA更新

    日前,刚刚宣誓就职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的Rober Lighthizer向特朗普政府议会报告,要与墨西哥和加拿大协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正式启动改进拥有20多年历史的老协定。 去年在竞选活动期间,特朗普就锁定美国多变贸易协定,包括NAFTA协定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扬言一旦就职就会重新协商或者取消。1月份,他正式撤出TPP协定。 Lighthizer的信意味着在政府、议会和商务部之间开始长达90天的咨询。协商最早会可能在8月中旬开始。 信里说,“我们看到NAFTA协议已经有25年的历史了,而我们的经济和商务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Nafta协议却不曾变化。很多章节都已近过时了,并不能反映现代水平。举例来说,Nafta协议制定的时候,数字贸易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 USTR是内阁级的中介,主要负责美国和外国之间的互惠贸易协商,包括涉及贸易协定等跨部门工作,比如Nafta协议。 1962年,John F. Kennedy总统建立了这个特殊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Special Trade Representative),后来成为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 根据2015年制定的法律,在议会更新TPA期间,总统必须为议会提供90天的时间,让立法机构和执行机构讨论预期影响。 自2月份特朗普邀请议会领导人开始讨论以来,已经与几个政府委员会和资讯集团进行了初期咨询。 据美国贸易代表数办公室的一份声明,“USTR会继续与议会和美国大股东协商,拿出能够提高美国工人、农民、农场主和上任利益的协议。” 一旦这些国家完成协商,签订协议,那么美国众议院和参议员就有权利投直接赞同或否决票。 虽然USTR针对贸易协议,但是特朗普团队想要指定商务部长Wilbur Ross来领导完成。 在公布Lighthizer来信时,Ross评论说:“自从签订Nafta协议以来,我们的制造业萎靡不振,工厂倒闭,无数个工人失去工作。特朗普总统就是要改变这种状况。 “我期待能与总统、Lighthizer大会,以及我们的墨西哥代表、加拿大代表们合作,找出解决各方公平交易与利益的方案。” 终结原来的Nafta协议,或更改协议可能会对北美及全球汽车供应链产生深远影响,进而对物流网络产生影响。但是,有些专家认为,这么做并不一定会大幅提高美国的生产。 1月份,总部设在美国的Center for Automotive Research (CAR)出版了预测结果的报道,里面称,任何撤出协议或限制北美汽车、零部件、组件贸易的的行为都会导致美国汽车及供应商竞争力的下降。 CAR报道中称,“与特朗普政府创造就业机会的目标相反,撤出Nafta协议或实行惩罚性关税,会导致汽车及零部件部门损失至少31,000个就业岗位。”


  • 后市场诚信

    俄罗斯公布打击假冒零部件计划

    俄罗斯经济开发部公布了迫使组件制造商在他们的产品上安装新品,打击俄罗斯假冒零部件贸易的计划。 部长发言人Pavel Fink在俄罗斯实业家及企业家联盟会议上发言称,俄罗斯汽车组件及备用配件业400亿美元价值中,近一半都是假冒产品,其中80%的假冒零部件都是进口的。 他强调,俄罗斯毛坯行业已经使用带有电子芯片的标签,每个造价近22卢布(约40美分)。他说,这种系统对组件市场将非常有用,而且还会鼓励合法零部件生产商。 汽车组件部分一直受到俄罗斯工业贸易部的关注,是重点加强追溯性的行业之一。其他行业还有木材产品和航天组件。 假冒组件同样也是俄罗斯汽车制造商颇为头痛的问题 — Avtovaz之前预计,仅仅轻型乘用车部门,每年有近80亿卢布(约合1.2亿美元)的假冒产品贸易。 政府更加关心的是安全性问题 :有研究表明,俄罗斯汽车事故中的三分之一都是因为使用假冒组件。 俄罗斯汽车经销商协会ROAD刚刚向政府写信,愿意向车间引进一种新的发牌制度,用于组件标签系统。ROAD高官们称,汽车制造商可以自行解决假冒组件的问题,关键就是打击违法车间使用来源不明的零部件。 俄罗斯制造商已经从今年年初开始削减原厂组件的价格。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从今年3月到4月,福特、马自达、标致和雪铁龙削减了25-30%的零部件价格,此前已经有奥迪、大众和斯柯达公司拿出类似举措。 很多制造商的消息证实,这种减价措施是针对假冒商品贸易。 后市场零部件在俄罗斯汽车市场一直低迷的现况里,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汽车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延长汽车的使用寿命,而不是购买新车。制造商们强调,这就使客户使用授权车间提供的原厂零部件变得尤为重要。 SBS Consultg公司咨询师Dmitry Babisnky称,给组件安装芯片的效果非常有限,除非这个计划一直走到三级供应商,因为那里的假冒组件也非常普遍。 尽管如此,为一级供应商产品加芯片一定程度还是能够解决问题的,因为没有合法标签的汽车会在车辆性能年检中查出的。


  • 为脱欧准备

    英国和欧盟供应链经理为脱欧制定早期计划

    据英国皇家采购与供应学会(CIPS)调查显示,英国和欧洲大陆的许多供应链经理们都在寻找地方公司,在英国逐渐退出欧洲行动之前找到合作对象。 在与欧洲大陆供应商有合作关系的英国供应链经理中,有32%的调查对象承认,他们正在积极寻找英国本地的替代供应商,以应对去年6月全名公决的结果;而有45%的欧盟业务(与英国供应商有合作关系)已经进入地方替代阶段了。 CIPS集团首席执行官Gerry Walsh说,“英国脱离欧洲的程序已经在进行,甚至在证实协商开始之前就在进行了。”该调查是在4月份进行的,覆盖904家与欧盟有业务联系的公司以及117家与英国供应链有联系的欧洲公司里的2,100名供应链经理。 据CIPS发言人称,23.8%的受访者认为他们已经置身于制造与工厂行业,包括汽车业余航空业。 3月末,英国首相Theresa May证实启动“里斯本条约”里的第五十条,开始对英国脱离欧盟2年协商进行倒计时。 Theresa May已经表明,英国将离开欧洲单一市场与关税联盟,转而启动广泛的自由贸易协商,尽可能消除关税壁垒。但是,短时间内取得这样的成绩,过程会非常复杂 — 很多供应链经理都认为其中的风险巨大。 在时限内无法完成贸易协定或过度安排,两个地区间的货物流通就要面临强制实行国际世贸组织的关税,以及海关监管。 Walsh说,“欧洲和英国商务要做好准备,在2019年之前重新设定供应链线路。如果协商最终失败,也不会浪费时间等待结果。双方的外交官几乎还没有决定协商规则,供应链经理们就已经着手为脱欧做深度准备。” 调查显示,目前英国供应链面临的最迫待解决的困难就是汇率动荡,因为英镑在去年公投之后就一直走弱,而且英国对美元的汇率比一年之前下降了10%以上。 法庭裁决 与此同时,可能对英国-欧盟贸易协定造成巨大影响的就是欧洲法院。这周,欧洲法院裁决,证实欧洲委员会会在贸易协议的协商过程中承担主要任务。 裁决是关于新加坡和欧盟贸易协定的。此前,欧洲委员会要求法院澄清其权威和权利,在没有任何欧盟地区议会批准的情况,可以进行贸易协议的协商。 英国企业董事协会负责欧盟及贸易政策的部长Allie Renison说,虽然法院已经确定成员国在投资方面起到一些作用,但是在很多重要政策区域(比如运输、劳动力和环境标准),与法律顾问的意见向左。 她说,这很可能使欧盟更轻易地决定贸易协定,而不需要惧怕来自成员国和下属立法机构的阻挠。 她说,“这肯能意味着,未来的贸易和投资会分流。影响脱欧协商的因素在于,最后的贸易协商是否包括投资条款,虽然英国和欧盟都表示对此有兴趣。” Renison还说,“重要的是要记住,英国-欧盟协商的任何结果都不会包括在有争议的地区想对方开放市场,但会限制对贸易的阻挠。因此,一旦欧洲委员作出决议,就不太会可能遇到来自其他欧盟国家的阻挠。”


Inbound & parts

  • 中东

    Ekol在伊朗开分公司,经营空运

    Ekol Logistics首期投资2,000万欧元(约合2,200万美元),在伊朗Qazvi北部物流中心(位于德黑兰以西50公里处)开设分公司。公司还考虑推出从德国科隆向伊朗紧急空运汽车零部件服务的可行性。 Ekol已经为伊朗的客户提供服务了,但是新建中心(名为Saffron Logistics Cneter)第一阶段的业务预计从今年第四季度推出。该中心初期预备了45,000个托盘,可以完成各种服务,包括汽车业。从2019年开始,公司在所有自动化仓库中的服务力度提高到100,000个托盘。 Eko哈计划在伊朗开设大量交叉直拨中心,“为国内分销服务提供订单至货架全程可视,以及高度汽车效率。” 在谈到这个月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Transport Logistics贸易展销会上的计划时,公司总裁Ahmet Musul说,Ekol将国际运输服务推广到欧洲各地,覆盖各行各业,包括汽车业,继而从这些地区再映射到伊朗。 他说,使用分式联运,从欧洲来往伊朗需要10-11天。 Musul说,Ekol公司能够利用来自Sete(法国南部)或Trieste(意大利北部)的分式联运,从欧洲和独联体国家向德黑兰运送货物。运输将以整车(full Truckload)的形式,从攻速抵达土耳其Yalova港口,然后抵达伊朗的各个终点站。 多亏了Yalova RoRo Terminals全资子公司在Yalova港口的投资,Ekol可以在Trieste和土耳其之间建立运输线路。公司计划在今年下半年推出服务。据Ekol公司称,对该中心的一次性投资将达到4,000万欧元,覆盖面积达到100,000平方米。 去年12月,Ekol收购Trieste港口Europa Multipurpose Terminals码头65%的股份,交易价格不详。 公司称,计划将土耳其Qazvin纳入Azerbajian贸易线路里,到2020年,这将成为中东最先进、生产力最高的物流中心。 Musul说,“我们相信,伊朗将在未来几年里,成为各种行业投资商的宠儿。在这种情况下,Ekol要在伊朗供应链建立适当的基础设施,满足伊朗不断增长的经济需求,以及国内外投资商们的需求。” Musul称,公司在伊朗的运作进入全速的时候,的年营业额预计能够达到5亿欧元,这相当于土耳其市场中的营业额。 Eko公司称,最初阶段里会雇佣300人,提供保税及非保税仓库物流服务、增值服务、清关服务,并利用自己的码头和网络提供国内分销服务。 德国的空中桥梁 Ekol Logistics还计划提供每日空中服务,从德国向伊朗运输汽车零部件,隔日抵达。 公司的一位发言人称,“这样,汽车制造商在制定生产及后市场战略规划的时候,对欧洲至伊朗的门对门服务就只需要2天的前置时间。” 这个计划将在下个月的Ekol与伊朗航空当局协商时讨论。但是据公司欧洲区总经理Wojciech Brzuska称,这个计划很快就会变成现实。他对Automotive Logistics称,Ekol公司正在巡哨战略伙伴,在一个伊朗机场提供服务。目前Payam International公司可能会是一个选项。 Brzuska说,“如果我们这么做,就可以在德黑兰和科隆之间建立服务,因为目前在欧洲西部和伊朗之间并没有低于8天的运输货物的通道。” 他还说,“这对汽车业来说是撒手锏。有时候,投资空运要比停产来的更高明,因为停产会消耗成千上万的欧元。”


  • 后市场诚信

    俄罗斯公布打击假冒零部件计划

    俄罗斯经济开发部公布了迫使组件制造商在他们的产品上安装新品,打击俄罗斯假冒零部件贸易的计划。 部长发言人Pavel Fink在俄罗斯实业家及企业家联盟会议上发言称,俄罗斯汽车组件及备用配件业400亿美元价值中,近一半都是假冒产品,其中80%的假冒零部件都是进口的。 他强调,俄罗斯毛坯行业已经使用带有电子芯片的标签,每个造价近22卢布(约40美分)。他说,这种系统对组件市场将非常有用,而且还会鼓励合法零部件生产商。 汽车组件部分一直受到俄罗斯工业贸易部的关注,是重点加强追溯性的行业之一。其他行业还有木材产品和航天组件。 假冒组件同样也是俄罗斯汽车制造商颇为头痛的问题 — Avtovaz之前预计,仅仅轻型乘用车部门,每年有近80亿卢布(约合1.2亿美元)的假冒产品贸易。 政府更加关心的是安全性问题 :有研究表明,俄罗斯汽车事故中的三分之一都是因为使用假冒组件。 俄罗斯汽车经销商协会ROAD刚刚向政府写信,愿意向车间引进一种新的发牌制度,用于组件标签系统。ROAD高官们称,汽车制造商可以自行解决假冒组件的问题,关键就是打击违法车间使用来源不明的零部件。 俄罗斯制造商已经从今年年初开始削减原厂组件的价格。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从今年3月到4月,福特、马自达、标致和雪铁龙削减了25-30%的零部件价格,此前已经有奥迪、大众和斯柯达公司拿出类似举措。 很多制造商的消息证实,这种减价措施是针对假冒商品贸易。 后市场零部件在俄罗斯汽车市场一直低迷的现况里,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汽车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延长汽车的使用寿命,而不是购买新车。制造商们强调,这就使客户使用授权车间提供的原厂零部件变得尤为重要。 SBS Consultg公司咨询师Dmitry Babisnky称,给组件安装芯片的效果非常有限,除非这个计划一直走到三级供应商,因为那里的假冒组件也非常普遍。 尽管如此,为一级供应商产品加芯片一定程度还是能够解决问题的,因为没有合法标签的汽车会在车辆性能年检中查出的。


  • 航空运输

    Cargolux与Emirate合作提升服务

    航空运输商Cargolux Airlines与Emirates SkyCargo公司建立了经营伙伴关系,共享飞机及货物装卸中心,并开发舱位及联行协定,用于各自的网络中。 这是大型航空中四与专门航运经营商之间首次建立此类协议。 Emirates SkyCargo公司将使用Cargolux公司的波音747E飞机,为客户运输(需要前部上货或额外运输的)高重型货物。使用Cargolux飞机可以对Emirates自己的波音777货运进行补充。 Emirates SkyCargo公司和Cargolux公司的货物同在卢森堡中心装卸。Emirates公司将从下个月开始向卢森堡进行货运业务。 据两家公司称,该中心连接了迪拜和卢森堡,可以加强两地的地位,成为重要物流中心及分销中心。 两家公司还将在各自的网络中开发联行协定,向路线中提供各自的运输力,填补目前的空白。Cargolux凭借为全球83个国家的150多个站点的客运飞行,进入Emirates SkyCargo公司高频率分销网络。而Emirates将进入Cargolux网络中的747主甲板。 Cargolux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Richard Forson说,“Cargolux非常高兴与Emirates SkyCargo达成协定。我们获得补充运输力之后,就可以开发服务产品,这些我们独自是无法完成的。” 去年11月,Emirates SkyCargo推出一个专门面向经典、奢侈跑车运输的服务,该服务名为Emirates SkyWheels。


  • 备用配件仓储

    宝马在马来西亚开设地区分销中心

    宝马集团(BMW Group)投资1.3亿林吉特(约合3,000万美元),在马来西亚开设物流仓库及零部件分销中心,服务覆盖地区23个国家。 中心位于Senai国际机场(在Johor Bahru南部)自由工业区,占地236,220平方米。据宝马公司称,该中心是亚太地区最大的此类服务中心。 波阿妈公司亚太、南非地区高级副总裁Hendrik von Kuenheim说:“去年我们在亚洲的销售业绩创下记录,而在2017年第一季度里的增长就是宝马集团在地区良好发展的最佳见证。因此,我们相信马来西亚将会成为重点市场,有助于我们制定地区拓展的战略业务方向。” 新的分销中心在12月份竣工,代表宝马在地区分销中心建设第一阶段高捷。 马来西亚投资开发局首席执行官Dato’ Azman Mahmud说:“到目前为止,宝马已经与55家地方服务供应商建立联系,每年合约总价值超过2,500万林吉特。技术专长交流肯定有助于培养具有创新力的人才。”


  • 应急送递

    time:matters专注国际发展

     德国货运物流公司time:matters称,上个月公司公布的汽车业相关营业额增长92%的原因是,公司在美国和墨西哥网络覆盖面积增长,以及公司重新将重点放在同日送递以及紧急物流方面。 到2016年末,公司营业额总体增长9%,接近7,000万美元。 公司首席执行官Franz-Joseph Miller上周对Automotive Logistics说,市场对公司服务的需求很强,尤其是汽车业和半导体部门,而前者的增长率几乎是后者(44%)的两倍。 Miller在上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Transport Logistics商品交易税上说,“我们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关注汽车业,因为我们意识到在紧急备用配件送递管理方面,需求量很大。”目前,time:matters公司业务的30%左右都与备用配件有关。 更重要的是,虽然紧急物流总体上只占到公司业务总量的50%,但是生产方面的业务都是提前规划的,而非紧急出现的。 Miller即是说,“我们做了很多紧急规划,对客户出现紧急情况时提供结构化流程。并不是所有业务都是紧急任务。尤其是火山爆发之后,很多公司都意识到,提前计划紧急情况非常重要。” 在地区覆盖方面,重点是中国、墨西哥和美国,因为这三个地方的汽车业发展非常良好。 Miller说,“我们利用El Paso,但是也会到Aguascalientes和Mexico City。墨西哥的汽车巨大,有很多国际大型企业,这对我们非常具有吸引力。” 今年第一季度,公司增长率超过35%。Miller说,“目前的增长势头非常强劲,很大部分都来自汽车业。”他还说,这种发展还包括从原有客户发展到新的区域,比如墨西哥。 急件数字化 Miller还提到另一个有关汽车服务的重要方面,就是投资开发IT,尤其是欧洲和中国。虽然他没有提供数据,但他说,time:matters已经向最新技术和专家方面投入7位数的资金。 Miller说,“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数字化流程,这是我们与其他应急物流部门企业的最大不同。客户与我们的合作会变得更加简便和透明化。如果你看到紧急备用配件送递部门,就会发现,整个过程看上去非常松散,很多公司都采用人工作业。” 这个月,公司对货运追踪流程完成了自动化升级,据说这会带来很多操作优势,包括货运状况实时信息。这些信息之前都是需要人工总结,现在可以使用应用软件,就可以自动生成。 快递合作商可以通过直接界面联网到time:matters公司预定系统上,就能获得运输直接信息,而且还能获得time:matters系统送递流程的详细信息。这些信息由快递公司在网络软件商遍及,然后直接送到客户手上。 今年早些时候,公司推出“time:matters airmates”软件,基于车载服务平台,客户可以输入他们的货运信息,在完成在线预定不到1分钟的时间里,就能获得完整的报价。 Miller说,作为一家零资产公司,一个重要的优势就是拥有IT人才。在今年第一季度,公司劳动力数量就增加了20人(劳动力总人数超过160人)。 宣传的力量 还有一点推动了公司汽车业利润,尤其是德国制造商,那就是去年获得大众集团最高创意奖。 Miller说,“大众要增加与我们的合作,作为我们的奖赏。当然,这个奖项也是其他公司对我们的认可,因为这意味着,我们time:matters的地位是突出的,我们的服务也是不同的。” Miller并没有公布所谓的其他公司是指谁,但是今年下半年预计会公布其他德国制造商。 公司最近还获得了农用机械制造商John Deere以及CNH颁发的奖项,奖品类似。 Miller说,“对John Deere奖,我们已经连续三年获得该奖了。这使我们在业内名声大噪,很多企业都想要与我们建立信任合作关系。我认为,这对我们的声誉非常重要。” 独立于Lufthansa 公司在Lufthansa Cargo业务内的独立地位,也为公司带来互惠利益。去年,Lufthansa Cargo从Aheim Capital手中购买了time:matters公司声誉51%的股份。2002年,Lufthansa入股time:matters业务,Aheim在2007年入股。去年Lufthansa Cargo在看到自身利润缩水的情况下,完成全部收购。 虽然time:matters隶属Lufthansa Cargo,但是仍然保留了与很多其他服务供应商合作的能力。 Miller说,“我们与25个航空公司有合作关系。尽管我们现在属于Lufthansa公司,但是我们完全独立。我们与很多公司合作,比如Air France和Turkish Airlines。我们知道什么才最适合客户,因此我们不是出售产品,而是出售方案,这一切都是在我们的技术平台上完成的。” Miller说,成为Lufthansa Cargo集团的一部分,time:matters公司获得更多的销售渠道,提高了网络覆盖率。同时,Lufthansa公司也获得了零资产业务的高速增长,这与我们的模式非常不同。 他说,“我想这对业务模式和潜在协同都是共生关系。” 公司提供同日达航运网络(Sameday Air Network),即24小时国际运输,这对汽车也是适用的。去年,公司业务发展到美国,将United Airlines纳入其网络中。


  • 后市场分销

    福特在哥伦比亚开设零部件分销中心

    福特哥伦比亚分公司在Cartagena de Indias港口开设零部件分销中心,由第三方物流公司Almaviva经营。 福特公司称,该中心占地3,000平方米,位于Cartagena Container Terminal(Contecar),作为首都Bogota分销中心的补充。因此,汽车组件搜集与分销速度大概会提高40%。 该中心将存储分销的零部件和组件主要来自巴西、印度、墨西哥、泰国和美国,每个月能吹大约40个入站集装箱,相当于180,000个零部件。 新的中心即Bogota中心能够存储大约一百万件零部件。 Almaviva公司总裁Juan Camilo Samacá说,“为了追求新挑战、创新、强化市场、改进服务经验和扩展计划 — 这些是两家公司的理念支柱 — 我们要搭建创造先进物流新舞台。在地方市场和拉美地区,我们预计会提供3,000家工厂店,由Almaviva经营管理。”


Opinion

  • 编者按

    Christopher Ludwig

    Editor

    供应链数字化为什么能够充分利用你手里的资源

    现在如果谈到汽车物流,就一定会谈到“数字化改造”,这与自动化、互联网汽车或数据优化密不可分。 欧盟运输部专员Violeta Bulc最近对欧洲汽车物流联合会(ECG)成员说,公司只有提高数字化联网,不管搜集数据还是填写法律文件,才能在业内存活。在中国,汽车制造商和物流供应商正在寻求数字系统,以改进物流,因为新的设备规定将导致运输业失去很多运输力。 使用车载通讯设备跟踪车辆不断成为人们关注的任店。在欧洲,ECG已经与多个汽车制造商合作,研究最佳技术应用方案,实现协议的标准化。在美国,FCA等汽车制造商认为,车载通讯和其他车载系统将成为跟踪车辆的重要途径。 但并不是所有公司都预备重新设计系统,或者投资这项技术。有些高层认为,这种实时数据的杀伤力太大,为客户带来的价值不大;应该更加专注预计成功交付的数据,而不是每分钟更新地点数据。还有很多人认为FRID等技术还有发展空间,因为该技术还没有实现自动化,还不够先进,却已经带来了可观的利益。在美国,WWL和Nissan在密西西比汽车园区安装了FRID识别标签。 出现这种区别的原因是,数字化的形式非常多样,从实现文书工作电子化,到更多的设想,还有玄乎其玄的大数据和预测分析等。令人鼓舞的是,很多公司显得很远,想尽办法在工厂里实现真正的改进。但是,由于汽车物流规划和数据跟踪的很多方面仍然使用电子表格、电子邮件,甚至传真,公司更倾向于获得未来切实可行的目标。 在欧洲出现了一个好的开端,就是有更多的国家要实行电子货运文件法律。在美国和其他地方,移动技术可以消除运输模式之间的差距。今天的小成绩在未来可能带来巨大的收货,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各方追求改造工程的不发了。车载通讯设备是个好的开端,已经在汽车中不断普及(很快将通过法律)。为什么不好好利用手里的资源呢?  


  • Opinion

    WWL ASA塑造汽车物流的未来

    WWL和Eukor Car Carriers公司重组之后,Craig Jasienski刚刚上任首席执行官,谈论他对滚装货运市场的看法,他的职业生涯,以及WWL ASA明年上市之前的工作重点。 近年来,汽车运输及滚装运输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今天,我们面临支离破碎而不稳定的市场,因此需要我们提高效率,满足业务复杂性的要求。 结果,华轮威尔森决定结合WWL和Eukor Car Carriers的股权,还有大多数船只和其他资产。这个决定是英明的,而且时机恰好。 与海运市场相反,近年来WWL经历了陆地为基础物流的硬增长。其中包括港口和工厂为基础的车辆程序,应用于汽车和重设备运输,以及航海站和内陆运输。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我们的陆地服务已经走向全球,达到数十亿美元的业务。 尽管所有的一切都是团队努力的成果,但是我认为路面营业的成功要归功于Chris Connor在过去的几年里对WWL的领导。(点击获得去年对Chris Connor的专访) 因此我非常高兴他能被任命为WWL Land Based Holdigns董事长,领导我们陆基活动的战略回顾,认清我们这块业务的实例。在我看来,再也没有更合适的人来领导我们这一块了。 作为WWL和Eukor Car Carriers联合首席执行官,我期望与两家公司所有优秀的同时合作,将来能为全世界的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我在全球航运集团的旅程始于1987年Wihelmsen控股澳大利亚公司。此后,我担任过很多职务,不久前的职务是在近海航运公司United European Car Carriers (UECC)担任一段时间的首席执行官,之后担任了Eukor Car Carriers公司董事长。 今后几个月里,我工作的首要任务就是保证WWL和Eukor管理团队之间的平稳过度。我们打算在2017年第一季度启动新上市WWL …


  • Opinion

    过时的供应链无法在日新月异的出站部门立足

    汽车制造过程的变化将重塑出站部门在过去的10年里,汽车物流业发生的变化,和没变化的部分一样多。但是,不会一直如此。全球经济与10年前相比,已经无法辨认,包括汽车制造业。2005年,西方市场和日本主宰了销量和生产。未来数年内,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很可能会成为汽车销售世界的主宰。 贸易形势变化了,装配地点也在变化。尽管德国出口仍然强劲,但是曾经与日本一同主宰全球汽车出口的日子,即将一去不复返。中国正在不断壮大的装配量就证明这一点。 供应量将变得更加复杂。虽然很多人猜测入站部门是变化最大的,但是全球汽车流动似乎成为最复杂的运输部门。组件可能要变化,但是大多数还是由装配厂附近的供应商提供。整车将继续移动,运到更多的地方,比如墨西哥和印度将在发达国家和新型市场中销售汽车。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和生产力都需要进一步加强。 尽管网络力量强大,但是供应链的庞大数量还是静止不动的。比方说,与汽车购买客户的界面仍然破旧不堪。这个行业经销结构不仅跟不上互联网零售的时代,而且还得很费力地适应客户需求的变化。这个行业在过去20年里实现的大跃进,是一种“订单到交付”系统的进化,这曾经帮助汽车制造商以更加理性的方式管理现在的制造模式。今天,最好的原始设备制造商能迅速调整生产计划,销售最高利润的车辆。然而,即使是这样的系统,也已经是20世纪的产物了。当今时代,世界最大的零售商中,有些人有点要认真考虑是否要利用无人驾驶汽车,为客户送递产品了,而大多数原始设备制造商仍然期待购买者光临经销点,并讨价还价。 一个世纪里没有大变化汽车背后的工程理念,自Karl Benz在19世纪90年代发明了内燃机以来,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同时,20世纪的生产理念 — 汽车制造是典型案例 — 强调经济规模和产品的一致性,以实现工厂效率的最大化。这些都是汽车制造业的基本问题,在“平台”方面的革新和管理模式多样化,逐渐实现建筑与工具流程的标准化。然而,装配厂仍然很死板。 这种工程部门的实际方法体现在汽车的制造商,钢铁仍然是这个行业最为钟爱的材料。可塑性与廉价,钢铁需要冲压和集中工作,模具与焊接机械营运而生。这些技术推动着漫长的生产规划,塑造了汽车物流。 钢铁或许很廉价,但是强度和重量特点却不怎么招人喜爱。碳纤维并不是容易对付的,但是成为BMW项目的材料选项;Ford, Jaguar和其他公司都在试着使用铝材;而3D打印技术在目前汽车制造业的应用还很有限,但是为我们呈现高度调节型生产方法。 认为这些部门面对即将到来的变化充满期待或许是错的,因为替代动力系统、无人驾驶系统和基体材料可能会引起一场更。现在最大的供应商都在开发子系统,多数可以进行数字设计,未来的建筑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建造。有些公司甚至都不是汽车部门的,比如最为高调的谷歌公司。 未来行业的特点是,有色金属制成的构架内具有电子模块“插件”,因此需要不一样的供应链。在入站来源与物流方面,由于制造商能根据客户需求及时对组件进行重新配置,因而会容易得多。产品循环次数可能也会被压缩,从而减少汽车库存。 汽车物流方面可能会有连锁反应;部门不得不变得机敏,才能跟上数量或生产地点的变化。今年北美铁路挥之不去的运输力和速度问题证明,这个部门已经处于挣扎了。 现在,汽车市场变化速度令人瞠目,但是也有些方面 — 也导致供应链随同 — 还弥留在上个世纪。变化已经迫在眉睫,当变化来临之际,汽车物流业将会天翻地覆。届时,会有很多伤亡 — 比如一些物流公司 — 但是,成功者总会比失败者多。 Thomas Cullen是Transport Intelligence的市场分析员。 


more opinion...

LSPs

  • 汽车分销

    ECG呼吁制造商在经济低迷存货增加的关键时期提供更准确预测

    欧洲整车部门的前景仍然很乐观,据欧洲汽车物流协会(ECG)上周在马耳他举行的春季大会公布的数据,中短期增长仍然可能。但协会发出警告称,销量增长率迟缓,可能会导致存货增加。 会上上,分析公司LMC Automotive全球生产总监Justin Cox拿出的数据显示,虽然欧洲地区销量目标差距很大,但是今年的销量增长会持续,但增长率会比去年低。 LMC Automotive称,2016年欧洲(不包括俄罗斯)销量增长率为6.2% — 轻型汽车总销量为185万辆 — 今年增长率会下滑到2.2%,总销量将达到189万辆。到2022年中期,LMC Automotive预测欧洲(不包括俄罗斯和英国)地区的销量增长率大约2.3%。 LMC Automotive认为,从生产上看,今年欧洲(不包括俄罗斯)轻型车部门的增长率只有一半多一点,从2016年的3.3%(生产总量为2,030万辆)下滑道1.4%,产量预计为2,050万辆。 Cox说,“预计生产商们会放慢速度,因为他们想解决功率问题;他们不想库存太多,因而不得不削减产量或拿出激励政策。” 欧洲八大汽车生产商的库存在今年第一季度里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8天 — 而库存水平与去年大有不同。他说,高端车非高端车部门之间的差别也很大,高端车的情况有点太少,而非高端部门有点“过多”。 在2017年前半年,出口并不能为欧洲生产提供很大帮助,因为像中国这样的市场的进口仍然保持平稳,国内生产的各种车型足以满足市场需求。 高占有率,低运输 对运输及物流经营商来说,这种下滑会导致工厂库存的增加,以及经销商库存运输的下降。 德国整车运输供应商 Mosolf Group首席销售官兼ECG主席Wolfgang Göbel说,厂区和港口里汽车占有空间比去年要高,而汽车运输数量却比2016年同期要低。 他说,“我想说的是,德国市场中货物运输没有以前那么快了。倒是有大量的租赁汽车在短期使用之后很快返回厂区。” Göbel说,问题因为汽车制造商提供的一些不准确预测而更加严重了。Mosolf在今年第一季度里的运输量要比去年同期明显下降,但是汽车制造商提供的数据显示,变化并不是很大。 因为运输供应商和港口经营商非常这些数据来管理他们的资产,因此不准确的预测会导致资产的低效率使用和服务低下。 Göbel解释说,“OEM提供的预测数据和大多数情况都不是依据生产而来的,而是根据他们对未来数周、数月或一年的销售预测而来的。我们发现其中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预测数据提供 OEM提供的更加准确及时的信息有助于改进现状,这也是ECG团队工作的一部分,与汽车制造商建立紧密的联系。 Göbel承诺,“我们将于OEM制造商一同开发一种标准工具,可用于供应链和整车物流过程中的任何预测。”他说,这个工具需要一种“翻译”,把不同时期的不同预测数据进行处理。 此举将提高预测水平,解决ECG在4年前进行的效率调查中出现的问题。据协会执行董事Mike Sturgeon称,成员们接受调查,发现出站供应链低效率主要原因。Sturgeon说,“每个人身上共同出现的首要因素就是不准确的预测。” 他还说,“业内,不同的OEM制造商预测结果之间的差距很大。有些预测很专业、很合理,但有些数据的科学性很低,简直是白日做梦。” Göbel和Sturgeon都认为,目前欧洲市场低迷,这促使汽车制造商去聆听物流服务供应商的声音。


  • 中东

    Ekol在伊朗开分公司,经营空运

    Ekol Logistics首期投资2,000万欧元(约合2,200万美元),在伊朗Qazvi北部物流中心(位于德黑兰以西50公里处)开设分公司。公司还考虑推出从德国科隆向伊朗紧急空运汽车零部件服务的可行性。 Ekol已经为伊朗的客户提供服务了,但是新建中心(名为Saffron Logistics Cneter)第一阶段的业务预计从今年第四季度推出。该中心初期预备了45,000个托盘,可以完成各种服务,包括汽车业。从2019年开始,公司在所有自动化仓库中的服务力度提高到100,000个托盘。 Eko哈计划在伊朗开设大量交叉直拨中心,“为国内分销服务提供订单至货架全程可视,以及高度汽车效率。” 在谈到这个月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Transport Logistics贸易展销会上的计划时,公司总裁Ahmet Musul说,Ekol将国际运输服务推广到欧洲各地,覆盖各行各业,包括汽车业,继而从这些地区再映射到伊朗。 他说,使用分式联运,从欧洲来往伊朗需要10-11天。 Musul说,Ekol公司能够利用来自Sete(法国南部)或Trieste(意大利北部)的分式联运,从欧洲和独联体国家向德黑兰运送货物。运输将以整车(full Truckload)的形式,从攻速抵达土耳其Yalova港口,然后抵达伊朗的各个终点站。 多亏了Yalova RoRo Terminals全资子公司在Yalova港口的投资,Ekol可以在Trieste和土耳其之间建立运输线路。公司计划在今年下半年推出服务。据Ekol公司称,对该中心的一次性投资将达到4,000万欧元,覆盖面积达到100,000平方米。 去年12月,Ekol收购Trieste港口Europa Multipurpose Terminals码头65%的股份,交易价格不详。 公司称,计划将土耳其Qazvin纳入Azerbajian贸易线路里,到2020年,这将成为中东最先进、生产力最高的物流中心。 Musul说,“我们相信,伊朗将在未来几年里,成为各种行业投资商的宠儿。在这种情况下,Ekol要在伊朗供应链建立适当的基础设施,满足伊朗不断增长的经济需求,以及国内外投资商们的需求。” Musul称,公司在伊朗的运作进入全速的时候,的年营业额预计能够达到5亿欧元,这相当于土耳其市场中的营业额。 Eko公司称,最初阶段里会雇佣300人,提供保税及非保税仓库物流服务、增值服务、清关服务,并利用自己的码头和网络提供国内分销服务。 德国的空中桥梁 Ekol Logistics还计划提供每日空中服务,从德国向伊朗运输汽车零部件,隔日抵达。 公司的一位发言人称,“这样,汽车制造商在制定生产及后市场战略规划的时候,对欧洲至伊朗的门对门服务就只需要2天的前置时间。” 这个计划将在下个月的Ekol与伊朗航空当局协商时讨论。但是据公司欧洲区总经理Wojciech Brzuska称,这个计划很快就会变成现实。他对Automotive Logistics称,Ekol公司正在巡哨战略伙伴,在一个伊朗机场提供服务。目前Payam International公司可能会是一个选项。 Brzuska说,“如果我们这么做,就可以在德黑兰和科隆之间建立服务,因为目前在欧洲西部和伊朗之间并没有低于8天的运输货物的通道。” 他还说,“这对汽车业来说是撒手锏。有时候,投资空运要比停产来的更高明,因为停产会消耗成千上万的欧元。”


  • 为脱欧准备

    英国和欧盟供应链经理为脱欧制定早期计划

    据英国皇家采购与供应学会(CIPS)调查显示,英国和欧洲大陆的许多供应链经理们都在寻找地方公司,在英国逐渐退出欧洲行动之前找到合作对象。 在与欧洲大陆供应商有合作关系的英国供应链经理中,有32%的调查对象承认,他们正在积极寻找英国本地的替代供应商,以应对去年6月全名公决的结果;而有45%的欧盟业务(与英国供应商有合作关系)已经进入地方替代阶段了。 CIPS集团首席执行官Gerry Walsh说,“英国脱离欧洲的程序已经在进行,甚至在证实协商开始之前就在进行了。”该调查是在4月份进行的,覆盖904家与欧盟有业务联系的公司以及117家与英国供应链有联系的欧洲公司里的2,100名供应链经理。 据CIPS发言人称,23.8%的受访者认为他们已经置身于制造与工厂行业,包括汽车业余航空业。 3月末,英国首相Theresa May证实启动“里斯本条约”里的第五十条,开始对英国脱离欧盟2年协商进行倒计时。 Theresa May已经表明,英国将离开欧洲单一市场与关税联盟,转而启动广泛的自由贸易协商,尽可能消除关税壁垒。但是,短时间内取得这样的成绩,过程会非常复杂 — 很多供应链经理都认为其中的风险巨大。 在时限内无法完成贸易协定或过度安排,两个地区间的货物流通就要面临强制实行国际世贸组织的关税,以及海关监管。 Walsh说,“欧洲和英国商务要做好准备,在2019年之前重新设定供应链线路。如果协商最终失败,也不会浪费时间等待结果。双方的外交官几乎还没有决定协商规则,供应链经理们就已经着手为脱欧做深度准备。” 调查显示,目前英国供应链面临的最迫待解决的困难就是汇率动荡,因为英镑在去年公投之后就一直走弱,而且英国对美元的汇率比一年之前下降了10%以上。 法庭裁决 与此同时,可能对英国-欧盟贸易协定造成巨大影响的就是欧洲法院。这周,欧洲法院裁决,证实欧洲委员会会在贸易协议的协商过程中承担主要任务。 裁决是关于新加坡和欧盟贸易协定的。此前,欧洲委员会要求法院澄清其权威和权利,在没有任何欧盟地区议会批准的情况,可以进行贸易协议的协商。 英国企业董事协会负责欧盟及贸易政策的部长Allie Renison说,虽然法院已经确定成员国在投资方面起到一些作用,但是在很多重要政策区域(比如运输、劳动力和环境标准),与法律顾问的意见向左。 她说,这很可能使欧盟更轻易地决定贸易协定,而不需要惧怕来自成员国和下属立法机构的阻挠。 她说,“这肯能意味着,未来的贸易和投资会分流。影响脱欧协商的因素在于,最后的贸易协商是否包括投资条款,虽然英国和欧盟都表示对此有兴趣。” Renison还说,“重要的是要记住,英国-欧盟协商的任何结果都不会包括在有争议的地区想对方开放市场,但会限制对贸易的阻挠。因此,一旦欧洲委员作出决议,就不太会可能遇到来自其他欧盟国家的阻挠。”


  • 中欧铁路

    随着欧洲铁路的繁荣,中国不断推进“一带一路”投资

    这周,中国公布了“一带一路”投资计划,里面的经济贸易规划将会推动中欧铁路服务的强劲增长。汽车制造商和物流供应商一直对此非常关注,而且使用率也不断攀升。 这周在北京举行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来自100多个国家的代表们参加了会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将要投资1,240亿美元,发展“新丝绸之路”的运输与物流。 论坛中提到的投资计划包括,向“丝路基金”投资140亿美元,向中国进出口银行投资约19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工业生产力和融资。中国还将向国家开发银行的特殊借贷方案投入360亿美元。 中国制定“一带一路”规划,就是为了促进基础设施建业,以及与欧洲、中亚、非洲的贸易联线,包括与欧洲及亚洲其他地区的公路、铁路连线,以及与东南亚、大洋洲和北非的海洋线路。 中欧铁路连线经过俄罗斯、中亚,是“一带一路”贸易规划的一部分。规划在过去的两年里发展非常迅速。汽车部门对铁路货运的需求也不断增长,很多客户都打算削减一些货物的海洋运输次数,避免空运高成本。 很多大型物流供应商,包括DHL, Gefco, Kerry Logistics等公司都纷纷推出新服务,包括汽车运输。 据中国国家媒体报道,吉利控股Volvo Cars还计划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向欧洲出口中国产汽车。这将是近十年来第一次由大型汽车公司提供的常规汽车出口运输服务(2008年,Mazda公司首次沿着穿西伯利亚铁路线路运输汽车)。 长途铁路货运逐渐兴起 在今年的“中国国际汽车物流会议”上,来自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的张晓东教授指出,2016年中欧共完成1,700次火车运输,从欧洲到中国的有570次。 此外,这周中国新华社公布了来自中国铁路的数据,自今年年初到现在,中欧货运火车次数同比去年增加了612次,涨幅为158%。据中国铁路的数据,2016年只有1,000次左右。 这个数据可能会随着铁路货运服务需求的增长继续上升,包括来自汽车业的需求。在过去的5年里,DB Schenker从德国莱比锡物流中心,向中国东北沈阳的装配厂定期铁路运输BMW全散件装备,汽车运输服务数量暴涨。 举例来说,DHL Global Forwarding目前在河南省州到汉堡之间,每周提供两次铁路运输服务。汽车物流专家Gefco公司已经宣布,要与Transcontainer公司合作,在欧洲和中国之间(经由拉脱维亚Riga港口)推出多式联运服务。Gefco和Transcontainer都是隶属RZD Russian Railways公司。 据Gefco透露,该服务比海洋运输能够节省50%的转运时间,而比空运成本节约达75%。 整车特殊服务还能获得更多的利润。Trans Eurasia Logistics(TEL)目前在德国杜伊斯堡内陆港到中国西南重庆之间,推出铁路运输汽车的服务。 有报道称,Volvo Cars要从今年六月开始推出每周一次的服务。据新华社报道,该铁路服务将中国产Volvo S90汽车从大庆运输到比利时泽布吕赫港。 Volvo Cars瑞典公司议会发言人称,公司不会对出口及铁路规划进行评论。但去年,Volvo Cars首席执行官Håkan Sameulsson说(没有公布具体的时间),公司将全球S90的生产从瑞典Torslanda转移,集中在大庆,而全球60系列车型的生产将从比利时Ghent转移到中国的成都。 虽然很多物流供应商(包括Gefco)已经习性很多整车品牌试行方案,尤其是欧洲高端汽车制造商,但是跨西伯利亚沿线出站汽车运输常规服务却不普遍。在过去的十年里,日本品牌,比如Toyota和Mazda就曾使用改路线,从日本出口汽车,但是大部分此类服务都在金融危机之后停止了。 Volvo服务是否会引领更深层次常规服务,还是回流到欧洲,目前还不清楚。 拼货装运与多式联运 德国慕尼黑Transport Logistics商品交易会上也公布了很多中欧汽车运输服务,因为物流供应商都希望利用海洋运输的空白。 比如Ekol Logistics,该公司在4月份已经在浙江省义乌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之间,推出每周一次铁路运输服务,而且计划在中国其他欧洲目的地之间建立8个连线。Ekol与欧洲Deutsche Bahn和Mahart …


  • 应急送递

    time:matters专注国际发展

     德国货运物流公司time:matters称,上个月公司公布的汽车业相关营业额增长92%的原因是,公司在美国和墨西哥网络覆盖面积增长,以及公司重新将重点放在同日送递以及紧急物流方面。 到2016年末,公司营业额总体增长9%,接近7,000万美元。 公司首席执行官Franz-Joseph Miller上周对Automotive Logistics说,市场对公司服务的需求很强,尤其是汽车业和半导体部门,而前者的增长率几乎是后者(44%)的两倍。 Miller在上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Transport Logistics商品交易税上说,“我们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关注汽车业,因为我们意识到在紧急备用配件送递管理方面,需求量很大。”目前,time:matters公司业务的30%左右都与备用配件有关。 更重要的是,虽然紧急物流总体上只占到公司业务总量的50%,但是生产方面的业务都是提前规划的,而非紧急出现的。 Miller即是说,“我们做了很多紧急规划,对客户出现紧急情况时提供结构化流程。并不是所有业务都是紧急任务。尤其是火山爆发之后,很多公司都意识到,提前计划紧急情况非常重要。” 在地区覆盖方面,重点是中国、墨西哥和美国,因为这三个地方的汽车业发展非常良好。 Miller说,“我们利用El Paso,但是也会到Aguascalientes和Mexico City。墨西哥的汽车巨大,有很多国际大型企业,这对我们非常具有吸引力。” 今年第一季度,公司增长率超过35%。Miller说,“目前的增长势头非常强劲,很大部分都来自汽车业。”他还说,这种发展还包括从原有客户发展到新的区域,比如墨西哥。 急件数字化 Miller还提到另一个有关汽车服务的重要方面,就是投资开发IT,尤其是欧洲和中国。虽然他没有提供数据,但他说,time:matters已经向最新技术和专家方面投入7位数的资金。 Miller说,“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数字化流程,这是我们与其他应急物流部门企业的最大不同。客户与我们的合作会变得更加简便和透明化。如果你看到紧急备用配件送递部门,就会发现,整个过程看上去非常松散,很多公司都采用人工作业。” 这个月,公司对货运追踪流程完成了自动化升级,据说这会带来很多操作优势,包括货运状况实时信息。这些信息之前都是需要人工总结,现在可以使用应用软件,就可以自动生成。 快递合作商可以通过直接界面联网到time:matters公司预定系统上,就能获得运输直接信息,而且还能获得time:matters系统送递流程的详细信息。这些信息由快递公司在网络软件商遍及,然后直接送到客户手上。 今年早些时候,公司推出“time:matters airmates”软件,基于车载服务平台,客户可以输入他们的货运信息,在完成在线预定不到1分钟的时间里,就能获得完整的报价。 Miller说,作为一家零资产公司,一个重要的优势就是拥有IT人才。在今年第一季度,公司劳动力数量就增加了20人(劳动力总人数超过160人)。 宣传的力量 还有一点推动了公司汽车业利润,尤其是德国制造商,那就是去年获得大众集团最高创意奖。 Miller说,“大众要增加与我们的合作,作为我们的奖赏。当然,这个奖项也是其他公司对我们的认可,因为这意味着,我们time:matters的地位是突出的,我们的服务也是不同的。” Miller并没有公布所谓的其他公司是指谁,但是今年下半年预计会公布其他德国制造商。 公司最近还获得了农用机械制造商John Deere以及CNH颁发的奖项,奖品类似。 Miller说,“对John Deere奖,我们已经连续三年获得该奖了。这使我们在业内名声大噪,很多企业都想要与我们建立信任合作关系。我认为,这对我们的声誉非常重要。” 独立于Lufthansa 公司在Lufthansa Cargo业务内的独立地位,也为公司带来互惠利益。去年,Lufthansa Cargo从Aheim Capital手中购买了time:matters公司声誉51%的股份。2002年,Lufthansa入股time:matters业务,Aheim在2007年入股。去年Lufthansa Cargo在看到自身利润缩水的情况下,完成全部收购。 虽然time:matters隶属Lufthansa Cargo,但是仍然保留了与很多其他服务供应商合作的能力。 Miller说,“我们与25个航空公司有合作关系。尽管我们现在属于Lufthansa公司,但是我们完全独立。我们与很多公司合作,比如Air France和Turkish Airlines。我们知道什么才最适合客户,因此我们不是出售产品,而是出售方案,这一切都是在我们的技术平台上完成的。” Miller说,成为Lufthansa Cargo集团的一部分,time:matters公司获得更多的销售渠道,提高了网络覆盖率。同时,Lufthansa公司也获得了零资产业务的高速增长,这与我们的模式非常不同。 他说,“我想这对业务模式和潜在协同都是共生关系。” 公司提供同日达航运网络(Sameday Air Network),即24小时国际运输,这对汽车也是适用的。去年,公司业务发展到美国,将United Airlines纳入其网络中。


  • 后市场分销

    福特在哥伦比亚开设零部件分销中心

    福特哥伦比亚分公司在Cartagena de Indias港口开设零部件分销中心,由第三方物流公司Almaviva经营。 福特公司称,该中心占地3,000平方米,位于Cartagena Container Terminal(Contecar),作为首都Bogota分销中心的补充。因此,汽车组件搜集与分销速度大概会提高40%。 该中心将存储分销的零部件和组件主要来自巴西、印度、墨西哥、泰国和美国,每个月能吹大约40个入站集装箱,相当于180,000个零部件。 新的中心即Bogota中心能够存储大约一百万件零部件。 Almaviva公司总裁Juan Camilo Samacá说,“为了追求新挑战、创新、强化市场、改进服务经验和扩展计划 — 这些是两家公司的理念支柱 — 我们要搭建创造先进物流新舞台。在地方市场和拉美地区,我们预计会提供3,000家工厂店,由Almaviva经营管理。”


more LSPs...

Vehicle Logistics

  • 汽车分销

    巴西伊塔波阿港口尝试进口宝马汽车

    巴西伊塔波阿港口已经开始尝试进口来自美国的宝马汽车,并且计划转入常规进口。 宝马在Araquari的工厂生产3系列和X1车型,这两款汽车在巴西的需求都很高。工厂还制造X3汽车,而且在原来的装配线上还增加了X4的生产。但是巴西对美国进口的宝马汽车的需求量一直很低。 最近从伊塔波阿港口尝试进口的汽车车型很多。宝马公司并没有证实会有哪些车型被纳入试运行计划里,但是会有很多M系列和7系列汽车。美国Spartanburg工厂制造所有X系列SUV车型。这些汽车通过公路从港口运往宝马分销中心(在Santa Catarina州的Araquari工厂附近),然后继续运给经销商。 宝马公司将伊塔波阿港口是做São Franscisco do Sul港口的备选。São Franscisco do Sul港口是Santa Caterina三大港口之一,沿着Baia da Babitonga inlet一路抵达南方。 到目前为止,伊塔波阿港口只装卸进出口集装箱零部件。装卸滚装运输的整车意味着操作重点已经发生改变。 宝马已经报告2016年的数据,虽然巴西经济不景气,但宝马的数据还算乐观,成为去年巴西高端车的主导。据Fenabrave(巴西国家联邦汽车经销商协会)公布的数据,公司去年共售出11,860辆汽车,而且还有1,436辆Mini汽车已经在巴西登记。 除了巴西国内的而生产和进口,去年宝马开始从巴西Paranagua港口向Nafta国家出口BMW X1汽车。 Santa Catarina厂区生产BMW X1 xDrive 28i汽车的三个版本,并向美国出口。这些车全部配有4缸2.8升汽车发动机。公司预计一年能向北美出口约10,000辆汽车。 去年,巴西汽车制造商计划利用出口来弥补国内市场的损失,因为Brazilian Authorised Safe Operator …


  • 汽车分销

    ECG呼吁制造商在经济低迷存货增加的关键时期提供更准确预测

    欧洲整车部门的前景仍然很乐观,据欧洲汽车物流协会(ECG)上周在马耳他举行的春季大会公布的数据,中短期增长仍然可能。但协会发出警告称,销量增长率迟缓,可能会导致存货增加。 会上上,分析公司LMC Automotive全球生产总监Justin Cox拿出的数据显示,虽然欧洲地区销量目标差距很大,但是今年的销量增长会持续,但增长率会比去年低。 LMC Automotive称,2016年欧洲(不包括俄罗斯)销量增长率为6.2% — 轻型汽车总销量为185万辆 — 今年增长率会下滑到2.2%,总销量将达到189万辆。到2022年中期,LMC Automotive预测欧洲(不包括俄罗斯和英国)地区的销量增长率大约2.3%。 LMC Automotive认为,从生产上看,今年欧洲(不包括俄罗斯)轻型车部门的增长率只有一半多一点,从2016年的3.3%(生产总量为2,030万辆)下滑道1.4%,产量预计为2,050万辆。 Cox说,“预计生产商们会放慢速度,因为他们想解决功率问题;他们不想库存太多,因而不得不削减产量或拿出激励政策。” 欧洲八大汽车生产商的库存在今年第一季度里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8天 — 而库存水平与去年大有不同。他说,高端车非高端车部门之间的差别也很大,高端车的情况有点太少,而非高端部门有点“过多”。 在2017年前半年,出口并不能为欧洲生产提供很大帮助,因为像中国这样的市场的进口仍然保持平稳,国内生产的各种车型足以满足市场需求。 高占有率,低运输 对运输及物流经营商来说,这种下滑会导致工厂库存的增加,以及经销商库存运输的下降。 德国整车运输供应商 Mosolf Group首席销售官兼ECG主席Wolfgang Göbel说,厂区和港口里汽车占有空间比去年要高,而汽车运输数量却比2016年同期要低。 他说,“我想说的是,德国市场中货物运输没有以前那么快了。倒是有大量的租赁汽车在短期使用之后很快返回厂区。” Göbel说,问题因为汽车制造商提供的一些不准确预测而更加严重了。Mosolf在今年第一季度里的运输量要比去年同期明显下降,但是汽车制造商提供的数据显示,变化并不是很大。 因为运输供应商和港口经营商非常这些数据来管理他们的资产,因此不准确的预测会导致资产的低效率使用和服务低下。 Göbel解释说,“OEM提供的预测数据和大多数情况都不是依据生产而来的,而是根据他们对未来数周、数月或一年的销售预测而来的。我们发现其中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预测数据提供 OEM提供的更加准确及时的信息有助于改进现状,这也是ECG团队工作的一部分,与汽车制造商建立紧密的联系。 Göbel承诺,“我们将于OEM制造商一同开发一种标准工具,可用于供应链和整车物流过程中的任何预测。”他说,这个工具需要一种“翻译”,把不同时期的不同预测数据进行处理。 此举将提高预测水平,解决ECG在4年前进行的效率调查中出现的问题。据协会执行董事Mike Sturgeon称,成员们接受调查,发现出站供应链低效率主要原因。Sturgeon说,“每个人身上共同出现的首要因素就是不准确的预测。” 他还说,“业内,不同的OEM制造商预测结果之间的差距很大。有些预测很专业、很合理,但有些数据的科学性很低,简直是白日做梦。” Göbel和Sturgeon都认为,目前欧洲市场低迷,这促使汽车制造商去聆听物流服务供应商的声音。


  • 中欧铁路

    随着欧洲铁路的繁荣,中国不断推进“一带一路”投资

    这周,中国公布了“一带一路”投资计划,里面的经济贸易规划将会推动中欧铁路服务的强劲增长。汽车制造商和物流供应商一直对此非常关注,而且使用率也不断攀升。 这周在北京举行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来自100多个国家的代表们参加了会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将要投资1,240亿美元,发展“新丝绸之路”的运输与物流。 论坛中提到的投资计划包括,向“丝路基金”投资140亿美元,向中国进出口银行投资约19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工业生产力和融资。中国还将向国家开发银行的特殊借贷方案投入360亿美元。 中国制定“一带一路”规划,就是为了促进基础设施建业,以及与欧洲、中亚、非洲的贸易联线,包括与欧洲及亚洲其他地区的公路、铁路连线,以及与东南亚、大洋洲和北非的海洋线路。 中欧铁路连线经过俄罗斯、中亚,是“一带一路”贸易规划的一部分。规划在过去的两年里发展非常迅速。汽车部门对铁路货运的需求也不断增长,很多客户都打算削减一些货物的海洋运输次数,避免空运高成本。 很多大型物流供应商,包括DHL, Gefco, Kerry Logistics等公司都纷纷推出新服务,包括汽车运输。 据中国国家媒体报道,吉利控股Volvo Cars还计划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向欧洲出口中国产汽车。这将是近十年来第一次由大型汽车公司提供的常规汽车出口运输服务(2008年,Mazda公司首次沿着穿西伯利亚铁路线路运输汽车)。 长途铁路货运逐渐兴起 在今年的“中国国际汽车物流会议”上,来自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的张晓东教授指出,2016年中欧共完成1,700次火车运输,从欧洲到中国的有570次。 此外,这周中国新华社公布了来自中国铁路的数据,自今年年初到现在,中欧货运火车次数同比去年增加了612次,涨幅为158%。据中国铁路的数据,2016年只有1,000次左右。 这个数据可能会随着铁路货运服务需求的增长继续上升,包括来自汽车业的需求。在过去的5年里,DB Schenker从德国莱比锡物流中心,向中国东北沈阳的装配厂定期铁路运输BMW全散件装备,汽车运输服务数量暴涨。 举例来说,DHL Global Forwarding目前在河南省州到汉堡之间,每周提供两次铁路运输服务。汽车物流专家Gefco公司已经宣布,要与Transcontainer公司合作,在欧洲和中国之间(经由拉脱维亚Riga港口)推出多式联运服务。Gefco和Transcontainer都是隶属RZD Russian Railways公司。 据Gefco透露,该服务比海洋运输能够节省50%的转运时间,而比空运成本节约达75%。 整车特殊服务还能获得更多的利润。Trans Eurasia Logistics(TEL)目前在德国杜伊斯堡内陆港到中国西南重庆之间,推出铁路运输汽车的服务。 有报道称,Volvo Cars要从今年六月开始推出每周一次的服务。据新华社报道,该铁路服务将中国产Volvo S90汽车从大庆运输到比利时泽布吕赫港。 Volvo Cars瑞典公司议会发言人称,公司不会对出口及铁路规划进行评论。但去年,Volvo Cars首席执行官Håkan Sameulsson说(没有公布具体的时间),公司将全球S90的生产从瑞典Torslanda转移,集中在大庆,而全球60系列车型的生产将从比利时Ghent转移到中国的成都。 虽然很多物流供应商(包括Gefco)已经习性很多整车品牌试行方案,尤其是欧洲高端汽车制造商,但是跨西伯利亚沿线出站汽车运输常规服务却不普遍。在过去的十年里,日本品牌,比如Toyota和Mazda就曾使用改路线,从日本出口汽车,但是大部分此类服务都在金融危机之后停止了。 Volvo服务是否会引领更深层次常规服务,还是回流到欧洲,目前还不清楚。 拼货装运与多式联运 德国慕尼黑Transport Logistics商品交易会上也公布了很多中欧汽车运输服务,因为物流供应商都希望利用海洋运输的空白。 比如Ekol Logistics,该公司在4月份已经在浙江省义乌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之间,推出每周一次铁路运输服务,而且计划在中国其他欧洲目的地之间建立8个连线。Ekol与欧洲Deutsche Bahn和Mahart …


  • 信息技术

    供应链会议:硅谷的眼光已经投向汽车业

    这周在亚特兰大举行的“供应链会议”上,(运输物流与供应链管理方案供应商) Ryder公司首席技术与采购官Scott Perry发出警告称,硅谷将很快对汽车业和供应链推进毁灭性变革。 Perry强调称,美国的技术中心将汽车业视为“真正的战场”, 在周二的会议上还说:“他们认为这是对汽车业进行毁灭并重亲部署新技术的绝世良机。” 他说,虽然这从效率的角度看还是很积极乐观,但这回毁掉维持数十年的物流网络、关系网络和原有的技术部署。 还是在同一个分会里,Ernst&Young公司咨询服务主管Sven Dharmani说,汽车业在未来5年里会见证比过去20年更多的变化。 Dharmani说,“曾经阻止新兴公司进入战场的障碍已经清除了。回望15年前,那时的新公司很难进入市场。但眼下已经今非昔比了。” Perry也强调说,有很多新创公司和新手正在进入汽车和供应链。 他说,“现在很多方面都发生这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每一天都有新的发展、新的消息或新的公司进入市场。” Perry说,这么多的机遇可以将联网推上新的高度,预计到2020年,全球会有340亿个联网设备 — 这相当于每个人拥有大约5个设别。 他说,“我们专注于联网设备,沉迷于设备的便利,这些设备产生了数量庞大的数据和联网。” Perry从运输与物流角度上继续说,提高联网能够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网络,而且哈能增加供应链中的可视性。 Perry说,“这种可视性能够很大程度上提高透明度 — 从能产生很高程度的责任归属。”


  • 滚装服务

    Bristol与WWL合作向美国出口英国汽车

    英国Bristol港口新开通一周一次的滚装服务,已经将Jaguar Land Rover、Mini和建筑设备运往美国东海岸和西海岸。 4月29日,首个托运由WWL公司的MV Theben号承运,经停美国东海岸Baltimore。在该港口,船只将汽车和机械继续运往东海岸,途径巴拿马运河,经停Hueneme港口和Tacoma港口。 Bristol Port Company首席执行官David Brown说,“我们是离美国最近的英国港口,而这次航运是该周次服务的第一次运输,反映了Bristol港口汽车出口业务繁荣发展。去年,港口出口装卸200,000辆汽车,今年预计回避去年高增长20%。” 出口191,000辆汽车,这是比前年增长近46%。去年,港口共装卸719,000辆汽车,其中包括大型汽车制造商FCA, Toyota和Vauxhall/Opel。公司称,公司的汽车场区面积达218公顷,其中的90公顷用于存储。 WWL公司称,公司要将Bristol港口纳入欧洲至美国西海岸计划中,支持英国不断增加的货运,经过与客户的协商,可能会每个月经停3至4次。 WWL英国公司总裁Paul Reeves说,“WWL在Bristol港口的存在感很强,业务包括来自中东的入站服务。新增加的服务将巩固公司与Bristol Port Company之间原有的合作。公司子啊英国拥有多个港口选项,因此能够提高服务规模,满足WWL和客户的需求。” WWL公司的MV Theben是一艘Hero船(高效率滚装船),去年刚刚命名。WWL计划在未来3年里引进8艘这样的船只,其中3艘已经在服务中。


  • Nafta协商

    TPP为Nafta谈话提供“起点”

    美国商务部秘书Wilbur Ross在纽约Bloomberg Breakaway Summit峰会上透露,邻国在TPP协定做出让步,这将成为开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起点”。 唐安的•特朗普总统在今年年初刚上任几天就扬言,美国会退出TPP协定。这对其他同意加入协定国家来说是个噩耗,包括墨西哥(一直希望进一步开放出口,尤其是向亚洲市场出口汽车)。 TPP协定涵盖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和其他8个太平洋周边国家,包括日本和越南。 上周Ross在纽约说:“Nafta合作伙伴对TPP协议相关方面做了让步。现在没有理由放弃了。我们把这个视为起点。” Ross并没有说明让步的具体西决,但是据新闻专线透露,TPP让步中包括加拿大为奶农提供补助,墨西哥同意劳动改革。 3月份,Ross还在一个电视采访中称,还在考虑很多改变,包括与关税和贸易不平衡不想管的事务。 Ross说,“原来的Nafta协议中大约有20个章节,很多部门需要增加内容,因为现在的数字经济等方面发展太迅速了。因此将来还会有无数个讨论要进行。”


more vehicle logis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