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会议:奇瑞的厚积薄发

  • Read this in
  • pt-br
  • en

巴西经历经济下滑的这几年,正是许多制造商在巴西投资扩建的时候。这些汽车制造商中就有中国的奇瑞。2010年,公司在巴西经历了波动式拓展,在出口方面打开局面。公司在圣保罗的Jacareí工厂投资4亿美元建厂,与2014年9月开始生产,产量达到150,000辆。该厂是奇瑞在中国以外的第一家装配厂(不包括散件装配厂)。

此后,正如奇瑞巴西工厂厂长Orlando Moral在这周南美汽车物流会上说的那样,“几乎就像一个玩笑,市场中的所有事情都改变了”。

巴西已经第三年面临汽车销量下滑问题了,今年年初到现在,轻型车产量同比2014年下降了20%以上。巴西中央银行利率从2010年8.65%,一路上涨到现在的14.15%(为了应付高膨胀率)。事实上,货币跌破一半以上,2010年兑美元是1.761雷亚尔,到现在大约是3.8雷亚尔。

对奇瑞来说,经济条件的变化对原来的业务模式提出了挑战。比如说,光是当地货币贬值,就会公司在供应链成本上吃不消,因为开始时有70-75%的零部件都是从中国进口来的。

之前在大众集团工作30年的Moral说,“你能想象这对业务的影响,简直是灭顶之灾。这是我们修整很长一段时间的原因。”

尽管处于萧条,奇瑞仍然继续在巴西投资,包括本地化生产计划,升级SUV车型,以及在未来两年内建立巴西研发中心。同时,新的供应链和物流网络为减少生产和供应中的浪费与高成本起到重要战略作用。Moral说,“敏捷和创新是消除浪费,纠正路线,保存业务的基本条件。”

重塑巴西供应生产线

Moral描述奇瑞公司是如何迅速重整零部件入站和装配足迹的。奇瑞起初在巴西拥有3家工厂:Jacareí的主要装配厂;附近一家全控股Aceteco动力传动分公司,这里装配从中国进口的发动机零部件;Salto的零部件仓库,存储巴西供应商提供的材料,大约180公里远。材料是通过Vitoria港口(在Espírito Santo)进口,离工厂800公里远。

这种结构主要是从税收和激励政策出发,包括巴西政府的Inovar-Auto规划,该政策对轻型车进口收取高额税费,但是对符合本地生产的投资标准的汽车制造商免除收费。但是,Moral说,在巴西目前的形势下,管理独立的生产地没有意义,尽管会有一些税费优惠。Acteco工厂的租赁费非常高,独立劳工费用和库存也很高。目前,奇瑞将动力传统装配综合到Jacareí的主要装配厂,消除了租赁成本,降低了劳动力,以及库存和交通。

奇瑞已经在物流方面做了很大改动,包括将进口供应业务转移到圣保罗州的Santos港口,可以加快清关速度,降低物流成本。

奇瑞还实施更高的精益物流与生产理念,取消了Salto仓库,在Jacareí的装配线上生产新车型。其他地区重点进行可视化管理、资格培训、质量标准和流程以及环境管理。Moral称,这些标准会在产量上产生积极意义。

尽管目前的本地化水平只有30%左右,但是奇瑞公司计划将在未来的两年内,将本地化水平提高到70%以上,在工厂旁边建设供应商园区。Moral期望,这个园区能鼓励一级供应商,包括来自中国的供应商,到工厂附近安家。

在物流方面,奇瑞已经将厂内搬运和在线进给的业务外包给了BMS公司 — 该公司是BLG与Mosolf公司建立的合资企业 — 担当精益物流供应商。出站园区管理和车辆分销业务外包给出站服务供应商,Brazul公司。

在不久的将来,奇瑞将接管入站物流,实施日常搬运。目前,由供应商负责运送到工厂。Moral说,“以这种方式开头很平常,但是我们计划要改变这个。我们必须一点一点摆脱危机,生产要达到临界点,这样就可以实行日常搬运的现代化方案了。”

Moral补充说,尽管奇瑞还将“蛰伏”几年,但是公司计划要强势逆袭,到2018年,年产量将达到150,000辆,预计将占据巴西3%的市场份额。

他总结说,“我们将采取一切手段继续奋斗数年,直到形势有所改变。我们必须保持机敏和创造力,扭转亏损,才能在变化多端的市场中生存。”

Christopher Ludwig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