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ad this in
  • en

中国会议:未来快车道

到2025年,中国汽车销量预计会突破4,000万辆,产品和技术出现大飞跃,制造更加先进,成为全球出口中心。要想实现这个目标,就需要更加高效而多种类的物流服务和模式。Christopher LudwigMarcus Williams报道今年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汽车物流会议,谈谈以往所取得的进步,以及将来面临的挑战。Gareth Tredway编写。

Last panel_Ma Zengrong

Looking to 2025 and beyond: (left to right) Automotive Logistics’ Louis Yiakoumi; CFLP’s Ma Zengrong; Continental’s Andreas Subbe; Volvo Cars’ Magnus Ödling; Automotive Logistics’ Christopher Ludwig

近年来,中国汽车业不论从数量上还是服务质量上,都不断攀向新的高度。继2016年(乘用车和商用车销量比2015年增长了15%,达到2,800万辆)如日中天的汽车销量和生产之后,很多分析师和专家们都在期待下个十年里还会稳定增长。据政府官方预测,包括中国信息中心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CFLP),到2025年,汽车销量将突破4,000万辆。

如能实现预期增长,中国的市场规模将达到目前欧洲市场和北美市场的总和。然而,这将意味着年增长率仍然保持在较低的个位数增长 — 比过去十年(汽车产量和销量是2005年的7倍)的平均年增长率低很多。但中国汽车业想要通过大幅提高高价值产品来弥补低增长率,包括提高SUV和跨界车销量,以及替代能源技术和高联网车辆。

工厂和供应商的收益可能会达到这个产品发展,因为劳动力成本和房地产成本的增加势必会抵消生产力的增长。

Last Panel_Ma

CFLP’s Ma Zengrong predicted a competitive, greener future for Chinese automotive logistics

所有这些发展因素都会对中国汽车物流产生深远影响。从短期来看,供应链网络优化可以提高运输成本,降低库存;又或者调整运输设备和运输模式,应对货车尺寸和装在规定的变化。但从长远来看,供应链中自动化与新技术的使用会显著提高。

到2025年改造中国?
中国很多观察员都预测,这种转变是积极的。CFLP副主席马增荣对参加上海2017中国国际汽车物流会议的代表们说,到2025年,中国的汽车业和供应链会更加环保,竞争力会更上一层楼,完成构建综合物流系统,包括多式物流。他说,“汽车业会变得更加高效、清洁,而且利润更可观。”

其他人也同意他对未来的展望。一级供应商Continental公司亚太区汽车供应链管理物流总监Andreas Subbe预测,中国在电动车销量、生产和技术开发方面会有提高,而且在材料运输、运输管理和数据跟踪方面的自动化水平也会全面提升。

他说,“我们预计,供应链会变得更加透明、精准、可靠。我们希望能够有足够的时间,让预测跟上发展的步伐。”

像上汽通用(SGM)和吉利控股沃尔沃汽车等汽车制造商也提到了制造和自动化的发展 — 这种发展目标与中国政府的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去年出版)相一致。SGM公司产品控制物流业务发展经理的Ni Bin谈到了合资公司在未来数年内的自动化与数字化研究计划。

沃尔沃汽车称,期望中国能够发展成为重要市场和生产中心,向亚洲、美国和欧洲出口。据报道,沃尔沃计划使用长途铁路服务,向欧洲市场出口。沃尔沃还宣称,要在中国制造第一辆全电动汽车。

沃尔沃汽车集团亚太区入站物流总监Magnus Ödling说,中国一定会迎来技术的长足发展,包括替代能源和无人驾驶汽车。他还预测,供应链的本地化水平也会出现质的飞跃。

“那会改变我们入站物流的重心。现在我们的说的本地化率大约是70%,还有很多要从欧洲和国外进口。到2025年,预计很多汽车制造会接近100%的本地化。”

Magnus Oedling, Volvo2

Magnus Ödling pointed to developments in vehicle technology and exports as having big impacts on Volvo’s logistics in China

其他制造商和物流供应商的高管们还谈到了深度发展,比如汽车私人化定制和客户化的发展,以及汽车产品和生产的模块化 — 尤其是电动车。特斯拉公司亚太区配用配件物流经理Micahel Bian称,汽车与高技术供应链会继续融合。特斯拉在这方面已经小有成就,汽车(也是一种硬件)复杂度降低,甚至软件和技术之于汽车也会变得更加重要。

Ödling说,沃尔沃计划制造第一个全电动车,沃尔沃马上会体会到这种变化,包括材料账单、供应商位置,以及法规遵守和困难(比如运输危险物品)。

在销量方面,人们质疑经销商是否会继续成为汽车销售与服务的中心,尤其电商在中国经济中大范围快速增长。

中国零售与物流集团— 百联集团(与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合作)的王部长预测,网上销售与技术可能会改变汽车销售与分销供应链。主机厂通过网络,与客户的联系更加直接,而不是依赖经销商。这意味着制造、库存和零售功能可以更加集中化,有的情况下,还可以并入一个工厂。

王部长对代表们说,“随着电商平台的出现,制造厂就变成了商店,以及分销中心。”

NIO公司电动车启动部物流总监Marco Wang说,非常怀疑未来经销商还是否还会存在,因为网上汽车采购与客户化的能力完全可以替代库存系统的订单预测。

Cai Jin, CFLP

Cai Jin of CFLP pointed to a long-term trend of lower logistics cost relative to GDP in China

虽然这些潜在的巨变会随着中国制造电动车而变得更加重要,但至少从短期来看,入站出站运输具有数量、种类、复杂度提高的趋势。而这将成为中国供应商们的巨大机遇。

最后…会是丰收年
CFLP副会长蔡进说,中国经济发展已经稳定,今年汽车生产量将会超过GDP增长率。重要的是,长期物流成本已经回落 — 2016年的成本是GDP的14.9%。而2005年时的比重为16%。彩金说,这种回落态势在今年第一季度仍然保持。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秘书长肖政三认为,汽车销售和生产的增长速度“让人吃惊”,“对汽车业来说是喜人的。”

肖政三说,乘用车销量达到2,436万辆,其中月72%是低于1.6升小排量汽车。但这个结果和很大原因是由于小型车税费激励政策,该政策现在已经停止;否则,中国的跨界车和SUV的销量恐怕会猛增。

中国最大的汽车物流供应商之一,长久集团总裁薄世久说,中国汽车销量的增长进入2016年下半年的时候,已经让人惊叹了。

他说,“去年后半年的汽车销量增长迅速,我们的压力很大”,其他主机厂和经销商也面临很大的压力。

这种高速增长是从2014-2015年时开始的。

肖政三说,“去年把过去5年继续的能量全部释放,绝对是丰收的一年 — 经销商在2016年的盈利要比2015年好的太多。”

但是,经销商的库存从1月份开始也在增加,而且经销商不太乐观,因为小型车的税费优惠已经停止;因此,人们对2017 年的前途非常谨慎。

据中国汽车制造商协会称,今年第一季度的销量同比2016年只增长了1%;协会预计,2017年的销量涨幅回答道5%。

学会游戏新规则
对汽车供应链来说,眼前最大的障碍,就是满足政府制定的有关货车尺寸及装载规定,包括汽车运输车特殊新规定。

新规定被称为GB1589,总共分为7个阶段进行,最后会从2018年8月开始强制执行。

Bo Shiju, Changjiu 2

Changjiu’s Bo Shiju said China should revise its new truck standard to allow for more height for loaded car carriers

虽然对汽车长度和装在要求的限制导致更多的主机厂和物流供应商寻求多式服务途径,但是还有很多争论反应对一些要求的怀疑。尤其是从明年8月开始,明文规定装在后的挂车高度不能超过4米。

据参加会议的一些人称,在这个规定下,公司就无法全长载货了。有些人说,高度限制在4.2米更加现实。但薄世久认为,这个长度也不够。

他说,“当货车满载时的高度大约4.4米。这超过了法定限制,但是中国条例规定,高度的限制要根据装载车自身而定。我认为,把货车高度限制定位4.2米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仍然愿意与政府协商,但是我们的观点是,高度上线应该订到4.5米。”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的张晓东教授(同时也是交通政策专家)经常会向政府咨询。他也说,GB1589规定存在一些问题,会影响运输商解决不同型号车辆的运输的方案,也影响他们公路运输与其他运输模式的链接数量。但他说,规定在执行之初就严格执行,避免造成司机困扰。

走在多式物流道路上
尽管预测最终规定会如何比较困难,市场无法预测,标准化缺失,但还是有很多迹象都显示了中国汽车业在多式物流道路上的进步。

张教授说,采用其他模式的运输,包括内陆水路和铁路,是行业以及政府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张晓东说,大约有18个政府部门在谈论这个问题,政府也已经运行16个试点项目。

虽然很多高管和专家们都表示,希望能看到铁路、水路基础设施方面有更多的投资,但是很多汽车制造商已经研究替代运输模式,不仅解决整车运输,还有零部件运输。这种转变一定程度上是因为GB1589规定的改变 — 还有就是长期战略和投资计划的结果。

举例来说,宝马在中国的合资公司 — 宝马华晨在中国东北沈阳的工厂,每年能够制造400,000多辆汽车。公司在过去几年已经完成转变,采用了多式联运。公司整车物流部长Michael Tian说,工厂生产的50%以上的汽车都是通过海岸近海运输,从大连港抵达上海,以及南方的广州。

去年,公司和中国物流供应商长久集团合作,从大连滚装运输汽车。薄世久称,长久集团今年扩大滚装船队,已经达到4艘了。

Michael Tian, BMW Brilliance2

Michael Tian has led a multimodal push at BMW Brilliance

此外,华晨宝马利用三个港口,以及西安和成都内陆城市的分销中心,从工厂向其他中心铁路运输,之后在使用货车运输。到去年年底,预计有60%的汽车都是通过铁路运输的。Tianya说,“对我们来说,铁路更加可靠,更加高效。”(点击获得有关华晨宝马多式联运的更多资讯

还有一些汽车制造商还转向水路运输。驻扎在长江沿岸的西部城市的汽车制造商有,重庆的长安福特,武汉的东风。这些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都依赖水路运输。据沃尔沃汽车公司Ödling称,公司已经开始使用驳船,在上海的供应商和成都工厂之间运输材料。

奇瑞捷豹路虎汽车有限公司(CJLR)材料与物流总监朱瑞称,公司已经采用河驳从欧洲入站运输材料,最近在重庆分销中心也实行起来。整车从上海北部的常熟出发,通过河驳运输抵达分销中心。

他说,水路运输的成本是公路的50%,而且在其他方面的成本也会减少,比如释放货车资产,积攒更多的汽车,充当存储选项,而不是花大价钱储存到配送站上。

他指出,“我们的库存可以保证一个星期,就可以在长江漫游。我就不用另外租用30,000平房子的仓库了。”

总之,朱瑞说,使用水路每年要比公路能够节省大约60亿人民币(约合870,000美元)。

他还说,公司进行了市场调查,查看天津、山东等分销中心的公路、水路的混合使用情况。结果显示,成本不是唯一吸引人的看点。朱瑞说,公司目前更愿意采用公路直达,以及公路与水路联合线路。

铁路的潜力
虽然宝马华晨可能已经在铁路运输商占得先机,但是包括CJRL公司的朱瑞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铁路的使用对汽车制造商来说还是太有局限性了。Ödling还说,中国的铁路服务还不太稳定,不足以用于入站物流。张晓东教授认为,中国铁路与其他运输模式之间的联系还是很缺乏。

但张教授强调,中国铁路运输整车的发展稳步增长。2016年,国家铁路运输了290万辆整车,今年有可能达到500万辆。

此外,中欧铁路的使用可会增加,添加了很多快递服务。张教授说,2016年中国铁路完成了1,700车次,其中的570是从欧洲向中国(还有300次是其他运输公司承办的。)

张教授说,到2020年,欧洲和中国质检的铁路运输会达到5,000次,因为沿线很多国家都将投资建设分销中心,包括中国、中亚、俄罗斯和欧洲。

朱瑞还提到了铁路,以及他在BMW Brilliance的经历,即首次在德国和沈阳之间开通铁路快递,运输备用配件。

他说,“当我来到CJLR,我就考虑如何向新的公司引进铁路运输,依据BMW公司的成功,OEM将会有更多的灵活性,因为铁路要比海运更快,而比空运更廉价。”

Rui Zhu, CJLR2

Rui Zhu revealed how Chery Jaguar Land Rover had saved money by switching to river transport to serve western China

据朱瑞城,CJLR考虑要大力利用中欧铁路连线,包括运输零部件和整车。

据Ödling称,沃尔沃汽车也“比较频繁”地使用了中欧铁路服务,进口零部件和汽车,虽然还没有达到常规服务的阶段。

沃尔沃预计会从今年开始想欧洲出口中国产Volvo汽车。更多具体消息会在以后公布。

中国成为全球出口中心
除了多式物流,中国还打算从汽车生产中心向全球出口中心转型,即从国内工厂和合资公司出口。最著名的是,通用汽车已经从中国向美国进口Buick和Caillac汽车,而吉利控股沃尔沃汽车已经开始从中国向美国出口汽车 — 而且计划增加向全球出口的车型以及数量,包括向欧洲出口。

出口数量并不代表进步的速度已经达到目标,至少对一些品牌是这样。据中国汽车研究中心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吴松泉称,中国去年出口了700,000辆汽车,与2015年的数量相当,但是却远低于2012年船造的100万辆记录。去年的备用配件出口也遭受同样命运,虽然出口零部件价值总额达到645万美元,但比前年下降了2.8%。美国是最大的出口市场,占总出口量的26%。

最大的出口商有奇瑞、上汽、上海通用,还有很多中国工厂的少量出口。

Wu_Songquan_CATRC

Wu Songquan at the Auto Industry Policy Research division of the China Automotive Technology and Research Centre warned that protectionism could hurt Chinese OEMs

吴松泉说,持续发展国际贸易还存在一些困难,阻碍出口增长的因素中还包括很多地区的政治动乱、反全球化情绪的增长,以及全球贸易的重组。吴松泉还提到美国和欧洲的争执变动,包括美国新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还有英国脱欧等。

他说,脱欧将影响中国主机厂和供应商的战略决策,“尤其是中国国内公司在欧洲的发展计划” 。但他认为,中国与英国之间的贸易优势还是有恢复到未脱欧时期。

他说,“尽管脱欧协商之后,有可能达到零关税政策,但是是否能够恢复过去的状态,没有人敢说。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中国和英国,中国和欧盟之间分别进行协商。”

总之,他很有信心中国成为全球整车出口中心,不断向发达国家和新型世界市场出口。

聚焦质量出口
国家信息中心副主席徐长明对出口前景持积极态度,他说中国在出口之前,必须提高国内市场的质量。

他说,“你必须首先做好中国市场;如果办不到,就很难走出中国了。”他还提到了出口伊朗的问题。他说,在汽车出口大规模增长之前,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但他还是非常乐观的。

最好的的历史就是沃尔沃汽车公司(Volvo Cars),公司自2010年就由吉利控股,成为第一家向美国出口高端汽车的汽车制造商。公司成都工厂已经向美国出口S60汽车。

公司透露,已经决定在中国北部的大庆市建厂。该厂是全球生产S90的唯一工厂,计划向全球出口。

公司透露,已经决定在中国北部的大庆市建厂。该厂是全球生产S90的唯一工厂,计划向全球出口。

在上海以南的陆桥,也将有一家工厂上线,制造S40产品,以及吉利的一个新品牌 — 凌克(Lynk&Co)汽车,该车也向全球出口,包括美国和欧洲(到2019年为止)。陆桥工厂虽然有吉利控股,但是由沃尔沃汽车经营管理。

Magnus Ödling说,“为全球出口而生产,就要引进复杂的入站物流,因为工厂添加了更多的变体和衍生产品。这对我们的供应和需求规划造成更大的压力。”

上海通用也向美国出口Buick车型。有些分析师预计,会有其他中国品牌最后也向西方市场出口汽车。徐长明称,包括吉利、长城和奇瑞等国内品牌在中国国内市场份额和质量的提高,有助于这些品牌向成熟市场出口 — 高价值物流就是重要促进因素。

Xu Changming, State Info Center3

Xu Changming of the State Information Centre was optimistic about sales and exports of Chinese brands

徐长明说,“早期出口计划重点主要在廉价产品,并不关注后市场。进口零部件要好几个月才到客户手中,因此服务对未来的出口至关重要。我认为,这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但是中国品牌会计划启动更多的出口计划。”

这个观点得到独立汽车咨询师胡丝羽(前国机汽车公司)称,虽然中国过去在汽车制造质量上并不具有优势,但是国际市场出口增长表明还是有提升的空间。但这取决于出席会议的合资公司主机厂,以及爱找汽车出口法规而做出的调整。

她说,“30年前,国内主机厂与外国的跨国汽车制造商签订合约,建立合资公司,他们生产的汽车不允许出口。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进出口市场已经成为国内也不的有力补充。”

自由贸易协定(FTA)对中国汽车出口贸易的发展也非常重要。吴松泉称,中国已经与22个国建签订了15个自由贸易协定,其中的9个已经显示出其作用,包括10个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与6个国家之间分别签订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这六个国家是: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新西兰。

全球进口与政策
在中国汽车进口方面,出现了下降趋势,进口汽车类型偏向高端汽车。据CATRC公布的数据,去年大约进口100万辆汽车,是2016年销量的3.8%。到2020年,进口量预计会下降100,000辆。

向中国进口汽车最多的三个国家分别是日本(285,000辆),美国(250,000辆)和德国(224,000辆)。中国进口最多的汽车品牌有宝马、梅赛德斯-奔驰、丰田、保时捷,以及捷豹路虎。

政府政策和税收对汽车进口的影响很大,而自由贸易协定也会影响税收。吴松泉指出,已经取消了的中国的消费税政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只要能售出价值130万人民币的车辆,就能获得130,000人民币的消费税。

吴松泉说,进口汽车制造商必须严格遵守油耗规定。

他说,“燃油效率规定非常严格。去年,行业平均耗油为每100公里6.8升,这个标准还会提高,这对国内汽车和进口汽车造成很大压力。”

还有一些政策对另类进口汽车产生重大影响,即“水货”— 就是指通过非官方渠道进口的汽车。

随着进口总量的下降,中国的水货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趋向高端层。胡丝羽说,涌入中国市场的水货大约有130,000辆至150,000辆,而去年的水货飙升至230,000辆。.

Hu_Siyu_independent

Hu Siyu, independent automotive consultant (formerly of Sinotech Automobile), said that parallel imports of vehicles reached 250,000 units last year

水货虽然受到汽车部门的谴责,但胡丝羽认为,这也有市场的因素。她说,“很多人都谈水货色变…但是水货无疑成为最大的赢家。”

她还说,官方渠道的进口数量下降与水货增长没有关系。“事实上,需求不断受到更新换代和公众人气的推动。水货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一变化。”

物流国际竞争力
除了探索进出口未来之外,中国的汽车制造商和物流供应商还坚持走优质服务与经营的道路。上海通用的Ni Bin谈到了在仓库使用自导车辆系统(AGV)的情况,还说要对工厂和仓库所有的零部件,都采用跟踪系统。他还说,公司已经开始使用虚拟现实来模仿物料流,并核查不同零部件流动和类型的风险。

长久集团薄世久说,公司将继续向国内国际推出服务。公司在去年8月,成为第一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汽车物流公司。公司向滚装船和出口铁路服务方面大力投资。自2014年,在德国建立第一家分公司以来,逐渐走进新的市场,大展拳脚。

薄世久说,“我们想要走向国际,也在通过合并和收购等手段来寻求加快走向世界的机会。”

他说,“中国和国际物流供应商之间建立合作和伙伴关系,是走向未来成功的重要途径。”

虽然不是所有的高管都认为中国汽车物流已经处在全球的顶端 — 物流作为总体成本计算中的重要部分,仍然很高,而设备标准和质量也很滞后 — 但没有多少人怀疑,中国前方的道路一片光明。

coffee break-0412-9527coffee break-0412-9505lunch-0412-0080coffee break-0412-9880session-0412-9310session-0412-9327session-0412-9362session-0412-9375

 

 

 

 

 

 

 

 

Automotive Logistics China is part of the global Automotive Logistics series of conferences

The next conference is the Automotive Logistics Supply Chain Conference in Atlanta, US on May 8th-10th.

Conference calend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