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 Intelligence (Chinese) - Automotive Logistics

	
	





















		
		




















 









     
     
    



 


   

	
  • Home
  • News & Intelligence (Chinese)
  • Read this in
  • ru
  • pt-br
  • es
  • en

OEM / Tier 1

  • 国际贸易

    英国新海关系统可能没有做好脱欧准备

    英国审计署这周报告称,虽然新的报关服务(CDS)的设计和开发取得了一定的进步,但是在2019年3月英国脱离欧盟时为止,很可能无法发挥所有功能。 此次报告是快速脱欧对盘根错节的双方供应链所能造成的影响进行的最新警示。 在6月份举行的SMMT国际汽车峰会上,Honda Europe公司高级副总裁Ian Howells发出警告,要注意50条最后期限之后,英国迅速脱离关税联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CDS系统可能还不完备。 他说,“鉴于使用新的海关系统可能经历的困难,公司需要分阶段采用新的业务系统或复杂的规则变更。留在关税联盟,就能有时间完成新的更加强大的CDS系统,降低风险。” 女王陛下的税务海关总署(HMRC)是英国的税收代理。他们预测,后脱欧报关单可能从目前的5,500万个暴增到2.55亿个,这要看协议成交以及该国是否脱离欧盟关税联盟了。 英国国家审计署长Amyas Morse说:“HMRC在新的海关系统开发上取得了一些成绩,这是原来规划的一部分,但是如果没有延长过渡新的海关系统的额外协议的话,可能就需要比原定计划提早完成。 “海关问题对出入英国的货物来说非常重要,因此整个政府需要决定,用额外的费用的精力打造的新系统换来保险费是否值得。” 在2013年和2014年,HMRC开始计划替换该管系统,该系统被称为CHIEF。欧盟立法方面的变化造价很高,而且很难在过时技术设备上实施。 CHIEF每年从欧盟以外国家的进口货物上,征收340亿英镑(约合440亿美元)的税费。2015年,大约进口了7,000亿英镑的货物。 3月份,英国财务委员会主席Andrew Tyrie对能够按时实施该系统表示担心。 Tyrie在于HMRC局长通话是说,“仅仅67天,对成功实施报关单服务 — HMRC自身称其为‘业务关键’ — 的信心就崩塌了。” 他还说,“2016年11月25日,当时还是‘绿色’等级,也就是还可能‘准时’取得‘成功’。到2017年1月31日,就已经是‘红色’等级了,也就是‘怀疑’会遇到‘大风险’的意思,需要采取‘紧急措施’。” 审计署称,大约有8,700个用户和中介,包括运输供应商、海关中介和软件供应商,都将受到新海关系统的直接影响。 HMRC称,大约有180,000个贸易商将第一次使用新系统报关 。预计在英国离开欧盟关税联盟之后,贸易商数量会是现在报关向欧盟以外进行贸易数量(141,000)的两倍。 HMRC预测,所有贸易商都会在2019年1月之前采用新的海关系统。  


  • 贸易协定

    Nafta文件显示美国试图保留免税贸易

    在美国在即将到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目标摘要里,明确强调了美国打算保留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免税贸易协定。 虽然摘要里将降低美国与北美两个贸易合作伙伴之间的贸易逆差作为协商的首要任务,但是称美国将要努力“保持原有的工业产品互惠免税市场途径” — 这对汽车制造业来说是一个积极信号,因为这三国之间的汽车供应链盘根错节,无法分开。 美国还想“为汽车提供进口、出口和转运流程,包括使用供应链整合;降低进口、出口和转运形式、文件和手续;加强海关资料要求的协调;根据货物进口时的处理,增强管理。” 特朗普在去年竞选活动时的目标为多边贸易协定,包括Nafta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并称一旦上台,就会重新协商,甚至取消。1月份,他正式从TPP协定中退出。 5月份,美国贸易代表(USTR)Robert Lighthizer向议会报告了政府想要重新协商Nafta的意愿,正式开启对二十年历史的老协定的重造历程。 自此,USTR与议会、大集团和公众进行广泛的咨询。在3天的听证会期间,代表团从140多个证人那里得到12,000多个反馈意见。 USTR在一次声明中称,“通过重新协商NAFTA,特朗普政府将谋求更好的协议,能够降低美国贸易逆差,通过改善通往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市场途径,为美国的制造业、农业和服务业追寻更加公平的未来。” 声明还指出,自从实行NAFTA以来,美国与墨西哥的双边贸易平衡就被打破,1994年为13亿美元的贸易顺差,而去年就已经达到64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 声明中还说,“与加拿大的市场途径问题存在于奶制品、葡萄酒、谷物以及其他产品 — 原有协议中存在壁垒根本无法解决。” 协商的具体目标还包括增加一个数字经济章节,合并及加强劳动力,以及环境约束。这些问题现在还只是在NAFTA补充协议当中,是由美国商务部长Wibur Ross在之前提到的。 目标中还提到了一个问题,很可能会影响到汽车业,那就是“必须更新并加强原产地原则,从而保证美国和北美原厂产品在NAFTA地区的利益。” 协商定于8月15日开始。  


  • 电动车

    梅赛德斯-奔驰克海姆工厂将成为第四个电池厂

    梅赛德斯-奔驰宣布,将德国克海姆工厂定为公司在全球的第四个电池制造厂。 目前,内卡河谷(在斯图加特附近)工厂拥有6个车间,生产内燃机、变速器和车轴。该制造商早就计划在工厂开发制造电动车动力组件,包括电动车前后轴的电气模块。 工厂的生产可以成为德国卡门茨的两个电池厂和中国北京电池厂的补充生产。 梅赛德斯-奔驰汽车分区委员为成员Markus Schäfer说,“在今后几年里,我们计划生产更多的传统及混合动力汽车的动力系统。” “与此同时,我们要在工厂里的电动车方面创造竞争环境。这样,克海姆工厂将一直成为全球动力系统生产网络中的领先工厂。” 这个月初,戴姆勒和中国北京汽车公司达成协议,向当地合资公司 — 北京奔驰汽车公司(BBAC)投资10亿人民币(约合7.35亿美元),为从2020年开始生产电动车做准备。 投资包括在北京建设电池厂 — 这是梅赛德斯-奔驰在德国以外建设的第一家电池厂。电池将在当地采购。 戴姆勒斥资5亿英镑(约合5.59亿美元),计划在卡门茨建设的电池厂。5月份举行了动工仪式。


  • 高管层人事变动

    Hiraguri接替丰田欧洲物流部门Ballard的职务

    Jonathan Ballard在为丰田汽车欧洲(TME)效力25年之后,离开了公司。他在离开之前的职务是,公司制造支持、物流部门生产控制总监。 丰田公司称,Ballard因为个人原因,于6月26日离开了公司。 公司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对这个消息感到很难过,同时也感谢Jonathan对丰田公司25年来的贡献,希望他能在未来取得更好的成绩。” 他的工作将由Hideo Hiraguri接手,他之前是TME公司制造支持、物流部门生产控制技术总监。 Ballard在今年1月的时候,从TME零部件供应链后市场业务总监一职调来。Andy Sinton接手他的职务,从零部件供应链、价值链总监一职调离。 丰田公司称,今年4月,后市场部门更名为价值链部门,体现部门职能和职责的变化。  


  • Vehicle manufacturing

    Jaguar Land Rover confirms E-Pace production will not be in UK

    Jaguar Land Rover (JLR) has said its new Jaguar E-Pace compact SUV, launched on Thursday, will be produced in Austria …


  • 贸易协定

    欧盟-日本贸易协定被视为汽车业“积极信号”

    欧盟和日本之间原则上签订了经济合作关系协定,两个地区之间的货物贸易关税将大幅降低,者受到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ACEA)的赞赏。 更重要的是,这个协定 — 涉及全球GDP三分之一的货物 — 或许能够解决欧洲汽车业的担忧,比如协定要求一段汽车免税环境过渡期。 该协定包括为所有汽车和汽车附属物免税7年,保证未来持续集中管理,以及提供一定的保护,避免突然的进口激增,以及日本非关税措施。 协定公布之后,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称,“ACEA的成员都是全球公司,国际贸易对欧洲汽车业的竞争力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支柱,2016年产生超过900亿欧元(约合1,02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 “ACEA支持自由、公平的贸易协定,提倡互惠。欧盟和日本宣布政治共识,协商自由贸易协定,这对国际贸易来说是一种积极信号。” 协定能保证日本和欧盟在产品安全和环境方面达到相同的国际标准。这意味着,欧洲的汽车将要符合欧盟和日本的要求,而且在出口日本的时候不需要再接受测试和批准。 欧洲委员会说,“日本努力达成国际汽车标准,欧盟线给日本的汽车出口将会大幅简化。” 这还能加速解决双方的纠纷,尤其是汽车领域,这与欧盟-韩国贸易协定很相似。 该协定还意味着,欧盟批准生产的氢燃料汽车不需要改装就可以出口到日本。 欧盟委员会主席Jean-Claude Juncker说,“在过去的4年里,我们已经经历了18轮公平协商,以及技术和政治层面上数不清的会议,谈论从汽车零部件到采购的方方面面,甚至包括牛肉和不同类型奶酪。” 一旦经济伙伴关系生效,欧盟出口日本的90%货物的关税竟会免去。协定一旦全部实施,日本就要撤掉欧盟进口货物97%的关税。 Juncker说,“我敢肯定,双方都不是无知的自由贸易商。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保证协定的公平的互惠。这是因为,欧盟和日本都相信,开放公平的贸易只有在公平而干净的协定下才能实现。” 欧洲委员会称,协定的法律修改能够翻译成所有欧盟官方语言,预计会在2018年中期完成。协定将于2019年初开始生效。  


Inbound & parts

  • 供应商关系

    PSA使用直升机解决阻塞

    遇到财务危机的零部件供应商GM&S公司(已经进入破产管理阶段)的工人们,从La Souterraine走过200公里进行抗议,堵住了了Sep-FonsGroupe的PSA工厂的通道。上个星期, PSA被迫使用直升机,向法国汽车工厂运输零部件。 该法国汽车制造商的而一位发言人对Automotive Logistics称,公司在法国的制造厂的生产并没有受到抗议的影响,因为之前已经将关键部件通过直升机完成运输,比如制动盘。 法国经济财务部在周二的声明中称,这个问题在PSA和Renault协议对La Souterraine的GM&S工厂的订单从3年提高到5年之后就已经解决,每年的订购额分别达到120万欧元和100万欧元。 部长称,“这些因素能够保证工厂的可持续发展。” GMD Group在6月份参加GM&S公司的收购竞标。公司称,如果竞标成功,就能保住La Souterraine工厂120个到277个就业岗位。  


  • 合并与收购

    Uni-Select收购Parts Alliance进军英国市场

    北美后市场零部件经销商Uni-Select公司,以2.05亿英镑(约合2.63亿美元)的价格,从私有实体集团HgCapital手中收购Parts Alliance,即将进军英国市场。 据Uni-Select公司公司称,被收购公司(总部在Solihull)是英国第二大经销商,占有7%的市场份额(市场总值达41亿英镑)。 Parts Alliance自2014年以来历经7次收购(包括上个月收购总部在Greater Manchester的BMS Superfactors公司),已经拥有两个分销中心,经销网络覆盖200多个点,其中161个是自营商店。公司为23,000个修理中心服务。 Uni-Select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发展时期成为美国最大的集喷漆、车体和设备为一体的经销商,占有30%的市场份额,并成为加拿大第二大汽车后市场零部件经销商。公司不断在收购,自2015年以来,完成了34个交易。 Uni-Select公司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Henry Buckley说,“我们的两个公司在业务分布、客户重点、企业文化和人才发展投入上契合度很高。” “我们很高兴成为英国零部件后市场第三大成长性支柱,希望能够很快在市场中实现增值,并在未来的合并机遇中挖掘上涨潜力。” 据2017年4月30日结束的不完全统计,Parts Allaince实现2.649亿英镑销售额,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达到1,780万英镑。Uni-Select公司称,通过此次收购,公司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预计回答道2,100万英镑。 为了支付收购,Uni-Select公司已经向加拿大国家银行签订6.25亿美元的全额认购承诺,包括1亿美元的项目设施和5.25亿美元的经营中心。    


  • 后市场零部件

    Icahn Automotive Group收购Precision Auto Care

    Icahn Automotive Group以3,7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后市场服务公司,Precision Auto Care。 Icahn Automotive Group有亿万富翁投资商Carl Icahn控股,通过收购增加美国250多个自主授权全方位服务商店。 Icahn Automotive首席执行官Daniel Ninivaggi说,“加上我们原有1,000多个自主商店,以及厂内汽车零部件与轮胎分销,我们的地位已经超然,以最具竞争力的价格为客户提供高质量零部件、轮胎及服务。” Precision Autocare已经经营40多年,涉足26个州,将来仍旧由Rober Falconi领导。 Icahn Automotive Group由Icahn Enterprises投资建立,经营后市场零部件分销及服务部门。现有投资包括Pep Boys(这是一家汽车后市场零售及服务链公司),是在2016年以10亿美元收购。还有2015年,以3.4亿美元收购的后市场零部件分销公司Auto Plus。  


  • 后市场诚信

    俄罗斯公布打击假冒零部件计划

    俄罗斯经济开发部公布了迫使组件制造商在他们的产品上安装新品,打击俄罗斯假冒零部件贸易的计划。 部长发言人Pavel Fink在俄罗斯实业家及企业家联盟会议上发言称,俄罗斯汽车组件及备用配件业400亿美元价值中,近一半都是假冒产品,其中80%的假冒零部件都是进口的。 他强调,俄罗斯毛坯行业已经使用带有电子芯片的标签,每个造价近22卢布(约40美分)。他说,这种系统对组件市场将非常有用,而且还会鼓励合法零部件生产商。 汽车组件部分一直受到俄罗斯工业贸易部的关注,是重点加强追溯性的行业之一。其他行业还有木材产品和航天组件。 假冒组件同样也是俄罗斯汽车制造商颇为头痛的问题 — Avtovaz之前预计,仅仅轻型乘用车部门,每年有近80亿卢布(约合1.2亿美元)的假冒产品贸易。 政府更加关心的是安全性问题 :有研究表明,俄罗斯汽车事故中的三分之一都是因为使用假冒组件。 俄罗斯汽车经销商协会ROAD刚刚向政府写信,愿意向车间引进一种新的发牌制度,用于组件标签系统。ROAD高官们称,汽车制造商可以自行解决假冒组件的问题,关键就是打击违法车间使用来源不明的零部件。 俄罗斯制造商已经从今年年初开始削减原厂组件的价格。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从今年3月到4月,福特、马自达、标致和雪铁龙削减了25-30%的零部件价格,此前已经有奥迪、大众和斯柯达公司拿出类似举措。 很多制造商的消息证实,这种减价措施是针对假冒商品贸易。 后市场零部件在俄罗斯汽车市场一直低迷的现况里,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汽车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延长汽车的使用寿命,而不是购买新车。制造商们强调,这就使客户使用授权车间提供的原厂零部件变得尤为重要。 SBS Consultg公司咨询师Dmitry Babisnky称,给组件安装芯片的效果非常有限,除非这个计划一直走到三级供应商,因为那里的假冒组件也非常普遍。 尽管如此,为一级供应商产品加芯片一定程度还是能够解决问题的,因为没有合法标签的汽车会在车辆性能年检中查出的。


  • 福特Omnicraft品牌正式进入备用配件市场

    汽车制造商福特公司已经推出自己的品牌,代替所有汽车的零部件,包括那些公司没有生产的汽车。公司已经正式进入总利润达5,000亿美元的后市场领域。 去年三月,福特客户服务分公司总裁Fredriek Toney对Automotive Logistics说,公司计划向所有制造商推出一个“全能”品牌零部件,这可比独立车库更具吸引力。 在Omnicraft品牌下,公司最初将触手1,500种最常用零部件,包括滤油器、刹车片和交流发电机。公司计划以后推出的零部件种类将达到10,000个。 初期,他们将在美国3,200个福特和林肯经销商提供,但公司称,这在“以后会发展成为全球业务”。二月份,首批订单已经开始交付。 福特公司称,此举会为经销商提供服务所有汽车的机会。公司已经为Motorcraft生产线提供替代零部件了。 公司一位发言人这周对Automotive Logistics说:“我们认识到这是一个极具竞争力的行业,很多大型公司都制定了长期发展计划。” “我们要强化现有品牌的势力,提供高质量、方便、物廉价美的产品。此外,我们还提供更具竞争力的保修服务。” 福特打算通过Professional Service Netword(专业服务网络),即扩展Quick Lane商店来为经销商服务。Toney在去年曾说,福特提供的零部件种类很多,但“价格绝不便宜”。 他说,Professional Service Netword建立在利润基础上,包括库存和运送稳定性,独立的维修点在购买福特零部件时就会获得这样的服务。 Toney说,“我们必须保证定期走访经销商,并在销售、经销和商福特授权经销商之间建立青大的物流基础设施,透入到市场,提供高水平服务,每天提供多次交付。”


  • 普洛斯战略评论

    全球物流设施供应商普洛斯公司(Global Logistics Properties)宣布了一份战略评论,并任命JP Morgan担任财务顾问。 该评论公布之前,新加坡上市公司最大股东GIC Real Estate要求加强故宫的价值利益。 GLP在一次声明中称,“作为战略回顾的一部分,公司通过JP Morgan与各方取得初步联系,评估业务选择可行性。” 公司在全球的经营地点总面积达5,300万平方米,市场总值超过70亿美元。公司股份在评论发表之后增值10%。 11月,公司公布了新的租赁和续租信息,涉及很多知名的第三方物流供应商,比如DHL, Hitachi Transport, Schenker和AGV Logistica。第三方物流部门是最大的客户部门。 GPL当时说,“客户使用这些设施进行国内分销,满足来自制药、汽车零部件和消费品工业的需求。” 在行业资产分布上,汽车业占据7%的GPL批租地区。 在最近的一次投资商发表中,公司称,中国的汽车零部件及售后客户有BMW, Daimler和Volkswagen。 公司在中国、日本、美国和巴西都有资产。


Opinion

  • 编者按

    Christopher Ludwig

    Editor

    供应链数字化为什么能够充分利用你手里的资源

    现在如果谈到汽车物流,就一定会谈到“数字化改造”,这与自动化、互联网汽车或数据优化密不可分。 欧盟运输部专员Violeta Bulc最近对欧洲汽车物流联合会(ECG)成员说,公司只有提高数字化联网,不管搜集数据还是填写法律文件,才能在业内存活。在中国,汽车制造商和物流供应商正在寻求数字系统,以改进物流,因为新的设备规定将导致运输业失去很多运输力。 使用车载通讯设备跟踪车辆不断成为人们关注的任店。在欧洲,ECG已经与多个汽车制造商合作,研究最佳技术应用方案,实现协议的标准化。在美国,FCA等汽车制造商认为,车载通讯和其他车载系统将成为跟踪车辆的重要途径。 但并不是所有公司都预备重新设计系统,或者投资这项技术。有些高层认为,这种实时数据的杀伤力太大,为客户带来的价值不大;应该更加专注预计成功交付的数据,而不是每分钟更新地点数据。还有很多人认为FRID等技术还有发展空间,因为该技术还没有实现自动化,还不够先进,却已经带来了可观的利益。在美国,WWL和Nissan在密西西比汽车园区安装了FRID识别标签。 出现这种区别的原因是,数字化的形式非常多样,从实现文书工作电子化,到更多的设想,还有玄乎其玄的大数据和预测分析等。令人鼓舞的是,很多公司显得很远,想尽办法在工厂里实现真正的改进。但是,由于汽车物流规划和数据跟踪的很多方面仍然使用电子表格、电子邮件,甚至传真,公司更倾向于获得未来切实可行的目标。 在欧洲出现了一个好的开端,就是有更多的国家要实行电子货运文件法律。在美国和其他地方,移动技术可以消除运输模式之间的差距。今天的小成绩在未来可能带来巨大的收货,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各方追求改造工程的不发了。车载通讯设备是个好的开端,已经在汽车中不断普及(很快将通过法律)。为什么不好好利用手里的资源呢?  


  • Opinion

    WWL ASA塑造汽车物流的未来

    WWL和Eukor Car Carriers公司重组之后,Craig Jasienski刚刚上任首席执行官,谈论他对滚装货运市场的看法,他的职业生涯,以及WWL ASA明年上市之前的工作重点。 近年来,汽车运输及滚装运输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今天,我们面临支离破碎而不稳定的市场,因此需要我们提高效率,满足业务复杂性的要求。 结果,华轮威尔森决定结合WWL和Eukor Car Carriers的股权,还有大多数船只和其他资产。这个决定是英明的,而且时机恰好。 与海运市场相反,近年来WWL经历了陆地为基础物流的硬增长。其中包括港口和工厂为基础的车辆程序,应用于汽车和重设备运输,以及航海站和内陆运输。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我们的陆地服务已经走向全球,达到数十亿美元的业务。 尽管所有的一切都是团队努力的成果,但是我认为路面营业的成功要归功于Chris Connor在过去的几年里对WWL的领导。(点击获得去年对Chris Connor的专访) 因此我非常高兴他能被任命为WWL Land Based Holdigns董事长,领导我们陆基活动的战略回顾,认清我们这块业务的实例。在我看来,再也没有更合适的人来领导我们这一块了。 作为WWL和Eukor Car Carriers联合首席执行官,我期望与两家公司所有优秀的同时合作,将来能为全世界的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我在全球航运集团的旅程始于1987年Wihelmsen控股澳大利亚公司。此后,我担任过很多职务,不久前的职务是在近海航运公司United European Car Carriers (UECC)担任一段时间的首席执行官,之后担任了Eukor Car Carriers公司董事长。 今后几个月里,我工作的首要任务就是保证WWL和Eukor管理团队之间的平稳过度。我们打算在2017年第一季度启动新上市WWL …


  • Opinion

    过时的供应链无法在日新月异的出站部门立足

    汽车制造过程的变化将重塑出站部门在过去的10年里,汽车物流业发生的变化,和没变化的部分一样多。但是,不会一直如此。全球经济与10年前相比,已经无法辨认,包括汽车制造业。2005年,西方市场和日本主宰了销量和生产。未来数年内,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很可能会成为汽车销售世界的主宰。 贸易形势变化了,装配地点也在变化。尽管德国出口仍然强劲,但是曾经与日本一同主宰全球汽车出口的日子,即将一去不复返。中国正在不断壮大的装配量就证明这一点。 供应量将变得更加复杂。虽然很多人猜测入站部门是变化最大的,但是全球汽车流动似乎成为最复杂的运输部门。组件可能要变化,但是大多数还是由装配厂附近的供应商提供。整车将继续移动,运到更多的地方,比如墨西哥和印度将在发达国家和新型市场中销售汽车。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和生产力都需要进一步加强。 尽管网络力量强大,但是供应链的庞大数量还是静止不动的。比方说,与汽车购买客户的界面仍然破旧不堪。这个行业经销结构不仅跟不上互联网零售的时代,而且还得很费力地适应客户需求的变化。这个行业在过去20年里实现的大跃进,是一种“订单到交付”系统的进化,这曾经帮助汽车制造商以更加理性的方式管理现在的制造模式。今天,最好的原始设备制造商能迅速调整生产计划,销售最高利润的车辆。然而,即使是这样的系统,也已经是20世纪的产物了。当今时代,世界最大的零售商中,有些人有点要认真考虑是否要利用无人驾驶汽车,为客户送递产品了,而大多数原始设备制造商仍然期待购买者光临经销点,并讨价还价。 一个世纪里没有大变化汽车背后的工程理念,自Karl Benz在19世纪90年代发明了内燃机以来,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同时,20世纪的生产理念 — 汽车制造是典型案例 — 强调经济规模和产品的一致性,以实现工厂效率的最大化。这些都是汽车制造业的基本问题,在“平台”方面的革新和管理模式多样化,逐渐实现建筑与工具流程的标准化。然而,装配厂仍然很死板。 这种工程部门的实际方法体现在汽车的制造商,钢铁仍然是这个行业最为钟爱的材料。可塑性与廉价,钢铁需要冲压和集中工作,模具与焊接机械营运而生。这些技术推动着漫长的生产规划,塑造了汽车物流。 钢铁或许很廉价,但是强度和重量特点却不怎么招人喜爱。碳纤维并不是容易对付的,但是成为BMW项目的材料选项;Ford, Jaguar和其他公司都在试着使用铝材;而3D打印技术在目前汽车制造业的应用还很有限,但是为我们呈现高度调节型生产方法。 认为这些部门面对即将到来的变化充满期待或许是错的,因为替代动力系统、无人驾驶系统和基体材料可能会引起一场更。现在最大的供应商都在开发子系统,多数可以进行数字设计,未来的建筑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建造。有些公司甚至都不是汽车部门的,比如最为高调的谷歌公司。 未来行业的特点是,有色金属制成的构架内具有电子模块“插件”,因此需要不一样的供应链。在入站来源与物流方面,由于制造商能根据客户需求及时对组件进行重新配置,因而会容易得多。产品循环次数可能也会被压缩,从而减少汽车库存。 汽车物流方面可能会有连锁反应;部门不得不变得机敏,才能跟上数量或生产地点的变化。今年北美铁路挥之不去的运输力和速度问题证明,这个部门已经处于挣扎了。 现在,汽车市场变化速度令人瞠目,但是也有些方面 — 也导致供应链随同 — 还弥留在上个世纪。变化已经迫在眉睫,当变化来临之际,汽车物流业将会天翻地覆。届时,会有很多伤亡 — 比如一些物流公司 — 但是,成功者总会比失败者多。 Thomas Cullen是Transport Intelligence的市场分析员。 


more opinion...

LSPs

  • 合并与收购

    中国财团以116亿美元收购普洛斯集团

    新加坡普洛斯集团(Global Logistics Properties)以160亿新加坡元的价格(116亿美元),将公司出售给中国的一家投资财团。这是公司价值最高的亚洲私人企业收购公司案。 普洛斯集团在全球拥有550万平方米的经营场地。公司最大股东GIC Real Estate要求加强股东利益,之后在去年12月,公司宣布了战略回顾总结。 在12月回顾之后,公司以市场总值约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10%的股份。 普洛斯在之后说,公司投票认为可以出售36.84%的股份,每股价值3.38新加坡元。该协议预计将在明年4月完成。 该财团通过一个名为Nesta Investment Holdings MidCo的特殊投资公司竞标。Nesta Investment Holdings MidCo在中国拥有很多投资公司,主要是:HOPU, Hillhouse Capital, SMG, BOCGI, 房地产开发商 Vanke公司。 去年11月,公司公布了在中国、日本、美国和巴西的很多新旧租赁合约,包括很多耳熟能详的第三方物流供应商,比如DHL, Hitachi Transport, Schenker …


  • IT 安全

    FedEx承认TNT并未从6月份网络攻击中恢复

    全球快递公司FedEx公司已经承认说,旗下分公司TNT Express还在饱受上个月网络攻击的困扰。公司称,公司仍然以人力完成一些交易,有些数据可能会被永久破坏。 周二,FedEx公司在证券交易所称,“所有的TNT站点、中心和设备都在运作,大部分TNT服务还在继续。但是客户仍然会遇到大范围的服务滞后和发票滞后。为了加快TNT业务和客户服务功能,公司使用人工程序。” 6月28日,FedEx公布,TNT全球各地的公司遭到名为Petya病毒的严重网络攻击,该病毒通过乌克兰税务软件产品在电脑中传播。 TNT在乌克兰的公司使用了被盗用的该软件,病毒攻击了TNT系统,并对数据进行加密。 FedEx公司称,虽然TNT公司业务和通讯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但是没有出现数据外泄,或者透露给第三方的情况。 公司说,“我们目前正在复原操作系统,以及财务、后勤和二次业务系统。” “我们还无法估计还有多长时间才能恢复受到破坏的系统,而且TNT很可能无法完全恢复所有系统以及所有的重要业务数据,因为它们已经被加密了。” FedEx公司称,网络攻击的财务影响还在估算当中,但很可能是“物资”性的。 “虽然我们目前无法量化,但是我们已经发现TNT因业务量的减少导致营业额下降,以及实施应急计划和修复破坏系统带来的成本增加。” 去年,FedEx以5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欧洲对手公司TNT Express公司。 全球航运公司AP Moller-Maersk公司是此次网络攻击中另一个伤员。据说,公司正在采取措施全面恢复。 上周五更新消息中,公司称要在这周再一次启动My.Maerskline.com运输计划通知服务,这是客户物流与供应链规划中的重要步骤。 公司在声明中称,“在清除大量的积压工作之后,我们将在周一重新推出该特色服务,开始发通知,包括ETA。”


  • 财务绩效

    德迅战胜2017前半年利润压力

    2017年前半年,德迅的营业额与去年同期3,56亿瑞士法郎(约合3.72亿美元)持平 — 虽然净收入增长了8.2%,总额达到88亿瑞士法郎。这期间的总利润增长了3.7%,达到33.8亿瑞士法郎。 公司首席执行官Dr Detlef Trefzger说,这期间德迅公司的合约物流与陆地业务取得了“显著进步”。 这些进步中与汽车业有关的部分包括,与BMW, Jaguar Land Rover业绩Michelin公司之间的新合约及续约。公司这周拒绝透露行业垂直活动相关的数据。 尽管如此,陆地活动及合约物流方面的收益,帮助公司战胜Trefzger所说的“海运与空运收益方面不断增长的压力”,以及物流供应商的“增长型商业战略与效益成本管理”。 公司称,海运业务利润低于去年同期,因为竞争非常激烈。但业务数量增长了近8%,在前六个月里装卸大约210万个标准箱 — 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51,000个。 在空运方面,第二个季度的业务数量增长迅速。2017年前半年,德迅业务吨数增长了18%,主要是受到“特定工业空运方案”的推动,包括来自制药业、航空业和易腐物品业的新业务。 德迅在收购Commodiy Forwarders(是美国一家易腐产品大型货运公司)和Tirllvane(是肯尼亚最大易腐品专家)公司之后,易腐品部门业务量迅速增长。 在2017年前六个月里,陆地业务净收益比去年增长了3.3%,总利润为3.5%。这受到欧洲、美国的并货、整车运输和联运方面数量大幅提高的推动,以及特殊工业服务订单的增加。 公司在一次声明中说,“2017年前半年里,(陆地业务)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从去年的1,700万瑞士法郎增长到2,900万瑞士法郎,这体现了运行业绩的显著提高。” 在合约物流方面,德迅公司称,出现了新业务的大幅增长和原有客户服务的拓展。与去年相比,仓储和物流空间增加了540,000平方米,净利润增长了6.6%。 公司举例称,这个月对波兰弗罗茨瓦夫的控制中心进行了扩建,提高供应链性能,以及对汽车业、工业可与及消费者部门的灵活性。


  • 急件送递

    Royale在墨西哥零部件运输量翻两番,已开设办公室

    急件运输专家 — Royale International — 在墨西哥开设一家分区办公室。在过去的5年里,公司汽车零部件运输业增长率达到400%。 据Royale International公司大客户经理Salvador Marin称,从营业额来看,墨西哥目前是公司第三大地区,仅次于中国和美国。 公司称,新的办公室可以改善服务,提高墨西哥内外的业务。Royale International的合约主要来自墨西哥的汽车部门,包括OEM制造商、一级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每月平均活动客户量在30-50之间。 Marin补充说,开设办公室能够加强墨西哥对公司品牌的认可。 他对Automotive Logistics说,“我们在墨西哥市场靠支持第三方物流和与代理公司合作来发展业务,我们自己开设办公室,就能决定自己的发展。Royale Mexico公司可以通过直接控制供应商,实现成本效益更高的方案,通过在墨西哥的发展,提供更有效的服务;这些都是竞争市场中的关键因素。” Marin说,公司可能从原有的客户基础和未来几年里的成功发展中取得稳固的进步。 Royale目前正在亚洲和欧洲的供应商进行“大量的航运”,运输紧急组件和零部件,用于墨西哥的生产。 Marin说,“我们最大的发展通道就是从亚洲到墨西哥的,尤其在中国的就业岗位。而且我们发现,在Nafta地区的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业务量有了很大增长,尽管这里的竞争非常激烈。” 墨西哥目前正在拓宽与美国以外的外国汽车制造商之间的贸易联线和交易,包括亚洲,这也有利于Royale在这个地区的发展。 Marin说,“在亚洲发展,对我们的竞争力非常有益。虽然很多公司能够在墨西哥和美国发展,但是很少有公司会有真正的全球足迹,而我们在亚洲的专长也就没有价值了。” 墨西哥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手里都有复杂的材料规划,仍然在与阻塞和基础设施落后问题作斗争。这会影响入站供应链,并导致快件服务的需求更大,尽管投资还在继续。 Marin说,“如果地方政府想要继续保持在全球舞台上的竞争力,就必须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有太多次目睹客户找我们紧急运输材料,因为有集装箱等待运输。客户流程方面也存在问题。程序方面需要做改动,使整个供应链变得更加简洁。” 当被问到,特朗普政府退出TPP协定并重新协商NAFTA协议会对公司产生什么影响时,Marin非常肯定地说,公司能够解决一切困难。 Marin说,“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新政策而产生数量下滑。我们的业务遍及全球,我们相信能够应付前方道路上的一切风暴。”  


  • 合并与收购

    汽车业繁荣,In Time收购西班牙公司

    德国高端货运供应商In Time Express Logistik公司收购了西班牙快递运输商Servicios Empresariale Ader (Ader),及其两个小型姊妹公司。收购价不详。 15年来,Ader一直是In Time公司在西班牙当地的网络合作商。 公司在声明中称,“In Time公司在伊比利亚半岛的运输量已经增长达一定水平,在西班牙建立直接业务的计划势在必行。” “西班牙汽车业的生产力不断增长,业务量也在加大,因而当地汽车业运输客户的货运需求也不断增长。” 自1992年公司建立以来,Ader旗下已经拥有17个办公室,120名员工,年收益达到约4,000万欧元(约合4,600万美元)。 公司目前的所有人兼创始人Emilio Ropero将离开公司。 In Time公司联营总经理Torsten Prelle将进入Ader公司董事会。 In Time公司是Super Group旗下分公司(该南非供应链管理供应商在2015年收购In Time)。 In Time公司另一个联营总经理Gerd Roettger说,“我们很高兴能得到这么强大而资本优良的母公司集团,我们可以更快得到大量的机会。” 在刚刚过去的财政年度里,In Time营业总值为1.36亿欧元。公司在德国、瑞典、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和捷克共和国的17个分公司里拥有600多名员工。


  • 整车

    Mosolf在基彭海姆的扩建

    整车物流供应商Mosolf已经投资270万欧元(约合300万美元),扩建德国基彭海姆汽车装卸中心。扩建之后,中心可以多容纳2,000辆汽车,在94公顷的场区可以容纳32,000辆汽车。 公司中心到杜塞尔多夫之间,在停止5年之后,再一次推出铁路运输车辆服务,运输距离达480公里。 公司首席执行官Dr Jörg Mosolf在这周的扩建仪式上说,“基彭海姆到杜塞尔多夫之间的铁路运输在3月份重新启动,减轻了公路运输的压力 — 一个专列就能取代35个特种车辆运输。与前一年相比,2017年的铁路运输车辆比率将增加10%,达到26%。” 去年,Mosolf公司在杜塞尔多夫装卸了67,000辆汽车,2017年计划装卸70,000辆以上。当地一个运输队(由40个汽车运输商组成)为当地经销商,从杜塞尔多夫多功能中心出发,完成最后一英里送递。 杜塞尔多夫中心还装卸内陆水域经由车辆运输。Mosolf将汽车和商用车运输到鹿特丹和安特卫普,每周数次,装在到MS Terra号船和姊妹船MS Terra 2号上。 Mosolf在基彭海姆中心每年转运500,000辆汽车。 公司已经有30,000平方米的中心,为新车、二手车和车队提供各种服务。除了运输、装卸和存储之外,该中心还提供交货检验、质量控制、维修、车体、装配和汽车装饰等服务。


more LSPs...

Vehicle Logistics

  • 港口生产力

    墨西哥港口汽车运输一片繁荣

    据墨西哥运输与通讯部(SCT)公布的数据,在今年前五个月里,墨西哥港口整车运输量增长了42%。 期间,整车运输总量达到667,881辆。2016年1月至5月份的运输总量为470,350辆。 SCT统计数据显示,墨西哥湾的港口(Veracruz, Altamira and Tuxpan)是增长中的主要助力。这些港口的整车运输量为466,732辆,比去年前五个月的315,632辆相比,增幅达到48%。 Altamira港口在去年的增长量就已经很高,因为Kia汽车公司从Monterrey工厂的出口就是经由该港口的。 太平洋沿岸港口(Mazatlán, Manzanillo, Lázaro Cárdenas and Acapulco)的增幅也很明显。但这些港口的同比增长率只有30%,从154,781辆增长到201,149辆。 Lázaro Cárdenas港口去年与SSA Mexco签订协议,由后者经营一个汽车码头,因而该港口的运输量也会出现增长。公司要投资5,600万美元,这是公司初期80,000平方米建设的一部分,今后每年装卸量将达到400,000辆。SSA Mexico在4个墨西哥港口都有厂房,今年在墨西哥的运输量预计会在922,500辆左右,增幅将达到50%。 目前,汽车出口占墨西哥港口汽车运输量的53%。在前五个月里,墨西哥出口了354,167辆,比如去年(242,235辆)增长了46%。进口量也有所增长,今年前五个月里的进口量为313,714辆,比去年同期(228,115辆)增长了37%。这是建立的去年数据的基础上。去年,地方市场的发展带动进口量,增长了13%,达到610,000辆。 墨西哥正在向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区以外拓展贸易,并与很多美国以外的外国OEM制造商签订协议,包括亚洲,从而推动进口增长。 墨西哥在北美的运输量一直在增长,尤其是一些美国东海岸港口,但一直是综合性铁路运输线路的第二后备选项,因为从墨西哥到美国的运输很不方便,而且前置时间长。墨西哥很多港口都有阻塞的情况,生产力不高。据SCT称,墨西哥每年生产340万辆整车,其中的280万辆(82%)用于出口;其中的90%在去年都是通过铁路抵达美国的。 然而,从Lázaro Cárdenas港口的投资来看,墨西哥港口的网络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且出口量的增长抵消了去年的下降。  


  • 汽车经销

    GAC China为奢侈汽车进口提供物流服务

    中国汽车进口商 — 山东高速青岛西海岸港口公司(Shandong Hi-Speed Qingdao West Coast Port)已经决定,让物流与海运服务供应商 — GAC China公司来负责青岛和香港的欧洲奢侈汽车进口的接收、装货和货运服务。 GAC China公司称,会从汉堡和鹿特丹港口运输3,000-4,000辆汽车。运输汽车中包括Jaguar Land Rover, Maserati和Mercedes汽车。 GAC China公司的物流团队项目将由Tyrone经理带领。公司一位发言人称,公司在汉堡和鹿特丹的合作商会负责来自欧洲汽车经销商的接货和检查,然后再确定收据。然后,GAC China公司将与中国的客户联系,再把装运指令反馈给合作商,合作商将安排出口清关和集装箱订舱。 山东高速青岛西海岸港口公司是山东高速集团旗下分公司,是一家 平行进口 商,即通过标准OEM经销渠道以外的途径,向非从属经销商运输汽车。这些汽车是从原产地国家经销处直接进口的。 该发言人称,“平行进口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提供还没有经由官方渠道进入该国的车型,而已经存在的车型,在价格方面也更具竞争力。” 在今年“中国国际汽车物流会议”上,独立汽车咨询师(曾在Sinotech Automobile工作过)Hu …


  • 铁路运输

    第一批载有Volvo S90汽车的班列从中国抵达比利时

    载有中国产Volvo S90汽车的首批专列从中国黑龙江大庆出发20天之后,于上周五抵达比利时泽布吕赫港的Wielingendok。 专列上的225个集装箱都装有汽车,标志着“新丝绸之路”在黑龙江和泽不吕赫之间正式起步。 此前在6月2日,泽布吕赫港和中国长久物流达成协议,正式启动中欧铁路连线。今年早些时候,长久物流与沃尔沃(Volvo Cars,由中国汽车制造商Geely控股)达成协议,从大庆工厂运输汽车。铁路物流一直由长久物流旗下CDC International公司管理经营。 上周的起航是沃尔沃从中国首次向欧洲出口汽车,是利用中欧铁路连线在亚洲和欧洲市场之间运输整车的范例。 沃尔沃以后每年通过铁路向泽不吕赫运输30,000-40,000辆汽车,每周发车4至6次。这些汽车由码头经营商ICO装卸处理。 这些汽车将从泽不吕赫抵达欧洲各地。除了直达铁路和公路,泽布吕赫港里还有11个近海滚装经营商(还有7家深海航运公司)提供服务。 泽不吕赫方向的铁路经由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和德国。总体运输时间大约20天,比目前海洋运输时间短得多。中铁快运(China Rail Express)提供到俄罗斯边境的铁路服务。DB Cargo在波兰和德国的分公司负责白俄罗斯以外的铁路运输,而Lineas公司负责最后比利时境内运输,直到抵达港口。DB Cargo Logistics公司还与Far East Land Bridge(FELB)合作负责俄罗斯段的路线。 与中国建立强大联系 首次专列抵达目的地,泽布吕赫港举行庆祝仪式。参加仪式的有来自中国和比利时的多名政府官员的企业代表,他们是中国驻比利时大使Xing Qu,比利时副总理兼外贸部长Kris Peeters,大庆市长Lihua Han,以及布鲁日市长Renaat Landuyt。 泽布吕赫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achim Coens在仪式上说,“我们港口与中国之间的铁路快运再次证明了中国与泽布吕赫之间的强大联系。”他还说,与长久物流集团之间的合作,为公司提供了全球生产与分销网络。 沃尔沃从大庆工厂生产的所有S90高端轿车,全部出口到亚洲、欧洲和美国,这是中国成为全球出口中心计划的一部分。Volvo Car Group高级副总裁兼亚太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Xiaolin Yuan指出,这不会影响比利时当地Volvo的生产。 回顾2010年Geely收购Volvo时,Xiaolin说很多人担心有些工作会从Ghent转移到中国。他在泽不吕赫仪式上说,“那时候Ghent拥有4,000名员工,现在拥有5,500名员工,这里会一直成为Volvo系统下最大的工厂。” 首次常规服务 今年早些时候,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汽车物流会议”上,长久物流副总裁Chen …


  • 意大利汽车物流

    多层存储中心促进Savona港口生产力

    Mar Ligure Occidentale港务局负责监管意大利西北部Sovana港口的业务。港务局刚刚收到来自Savona Terminal Auto公司的通知,要在码头建设多层存储中心。建设工作将于9月份开始。 新的建筑将与原有建筑(已经是公司租借地的一部分)综合,地处Darsena Alti Fondali码头。最后多层建筑能够提供8,500平方米的存储空间,每年能够装卸250,000辆整车。 Savona Terminal Auto计划拿出900多万欧元投资,完成必要的工作,包括满足不断增加的业务需求,因为港口的滚装运输极其发达。码头目前每周迎接大约15艘滚装船。 港务局称,建设新的存储中心是原有租借合约当中的一部分,合约将于2041年到期。实际上,公司经营所有中心都将构成一个租借地。 Savona Terminal Auto所有者为货运公司Marittima Spedizioni。


  • 中国向美国的出口

    福特将从中国向美国进口新一代Focus汽车

    福特公司新组建的领导团队刚刚宣布,公司将从中国向美国进口新一代Focus汽车,改变了之前从墨西哥进口的计划。 刚上任公司全球业务总裁的Joe Hinrichs说,如果在重庆已有工厂生产汽车的话,在投资成本上要比原来计划节省10亿美元 — 500美元加上年初取消在墨西哥San Luis Potosi建设新工厂(将Focus生产转移到墨西哥Hermosillo工厂)计划省出来的500美元。 Hinrichs说,“找到更多提高成本效益的方法,就是实施北美Focus生产计划的关键,我们想要把这笔钱节省下来用于公司其他部分的发展 — 尤其是跑车、商务车、运动车、移动自动驾驶汽车和电动车。” 今年年初,由于墨西哥小型车辆需求下降,以及唐纳德·特朗普对墨西哥出口美国汽车的批评,福特宣布取消墨西哥中北部San Luis Potosi建厂计划。 依照计划,福特公司当时要将小型汽车,比如Focus的生产转移到墨西哥,虽然墨西哥当地也有工厂在制造这款汽车。 那些计划都是在Mark Fields的领导下完成的,而Mark在为公司服务了28年之后,刚刚卸任。5月,Jim Hackett被任命接替Mark的职务,之后又有一系列人事变动,包括Hinrichs被任命为全球业务总裁。 合资公司的发展 中国的合资公司,长安福特自2004年在重庆开设第一个汽车装配厂以来,一直扩大在中国的发展。第一厂现在生产Ford EcoSport紧凑型SUV,Ford Focus紧凑型汽车,以及Ford Mondeo中型汽车。 第二个装配厂也在重庆,是在2012年开设的,规模是原厂的10倍。工厂生产Ford Focus和Ford Kuga紧凑型SUV。两个工厂每年能够生产600,000辆汽车。 长安福特在重庆的第三个装配厂建于2014年,生产Focus Escort,年产量为360,000辆。 2015年,公司在上海以南200公里的杭州建厂,生产Ford Edge各种版本。这是一款中型跨界车,专门为中国市场设计;杭州工厂年产量达到250,000辆。 长安福特第五个装配厂于2016年在哈尔滨落成,位于中国东北黑龙江省;工厂也生产Ford Focus。 新款Focus的生产将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目前的Fucus款式产于密歇根工厂,将于2018年中期停产。去年美国共售出170,000辆Focus汽车。 之后,密歇根工厂将与2018年底生产Ranger中型皮卡车,并于2020年开始生产Bronco中型SUV。 据福特公司称,虽然大多数北美Focus车型最初会从中国进口,但是后期更多的版本将从欧洲进口。 福特公司还宣布,将在Kentucky …


  • 空运

    Emirates SkyWheels向法国勒芒空运阿联酋设计的首款汽车

    Emirates SkyWheels是SkyCargo货运分公司,运输阿联酋第一个在当地设计并制造的汽车,参加周末在法国勒芒举行的24小时耐力赛。 Emirates SkyWheels是SkyCargo货运分公司,运输阿联酋第一个在当地设计并制造的汽车,参加周末在法国勒芒举行的24小时耐力赛。 Equation Compasites是第一个获得汽车制造许可证的中东国家的公司。汽车冠以Jannerelly汽车品牌制造,由设计师Anthony Jannarelly与复合材料专家Frederic Juillot共同创建。 公司称,公司利用专家小团队制造每一辆Jannerelly Design-1汽车,实现较高客户化订制。 Emirates SkyWheels与货运专门公司Prodex Worldwide合作,从迪拜向里昂运输。 Emirates航空公司旗下货运分部—Emirates SkyWheels,在去年11月推出SkyWheels服务,专门提供经典、奢华跑车的运输。 公司日前宣布,已经从英国伯明翰向美国芝加哥运输了Jaguar Land Rover汽车。  


more vehicle logistics...